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老白《武林外传之同福七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关中偏僻小镇消息闭塞是个藏身的好地方。镇外,崖边的一把宝剑吸引了身穿条纹长褂的年轻男子的目光。宝剑深深的插入崖边的岩石中,男子试了试凭着自己力气竟然无法将剑拔出,看来小镇中卧虎藏龙,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

书评专区

武林外传之同福七侠

武林外传之同福七侠》免费阅读

关中偏僻小镇消息闭塞是个藏身的好地方。镇外,崖边的一把宝剑吸引了身穿条纹长褂的年轻男子的目光。

宝剑深深的插入崖边的岩石中,男子试了试凭着自己力气竟然无法将剑拔出,看来小镇中卧虎藏龙,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果然应了老话说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武林之外仍是武林。

男子抬头,山崖石壁上竟然还刻有几行字。

“十年寒窗很辛苦,浪费精力学功夫。天下第一有何用?不如弃剑隐江湖。”

这个高人不但功力深厚而且字迹工整,像是个饱读诗书之人。

七侠镇中,街道上人迹罕至,两旁商户紧锁房门不敢营业,唯独后街巷子里的尚儒客栈还在开门营业,赶了一天的路饥肠辘辘的老白一脚踏进门中发现诺大个客栈满是尘土,柜子上布满了蜘蛛网。听不见客人的嘈杂,到是看见柜台后面丧眉耷拉眼的穷酸书生扯着公鸭嗓高声朗诵。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老白单手在面前挥动将灰尘赶走一脸嫌弃道:“这店咋回事,几年没人打扫了,这还是人住的地方吗?”

柜台后面文弱书生模样的年轻男子出来热情相迎:“小生吕轻侯,不知贵客驾临有失远迎还请宽恕则个。”

老白不耐烦的回道:“则个,则个。快点给我来半斤白酒,二斤酱牛肉饿死了。”

名叫吕轻侯的书呆子漫不经心的回道:“抱歉客官本店没有这项业务。”

老白已经有点愤怒:“客栈不卖酒肉叫什么客栈,给我找间空房。”

书呆子还是一副无精打采的穷酸像:“回客官,本店到处都是空房。”

没有办法,小镇上不知道什么原因其他客栈全都关门只得在这家不靠谱破客栈落脚休息。老白来到后院发现一只老母鸡在地上捉虫吃,鸡窝中还有两个鸡蛋于是自己动手炒两个鸡蛋端到到桌上,正在这时一位红衣女子搬了两个大箱子卡在门框上动弹不得。

浓妆艳抹的女子见到老白正在端菜还以为店里的伙计,便大声喝斥道:“这个伙计怎么傻头傻脑的,看什么看还不过来帮忙。”

老白闯荡江湖多年也算阅女无数漂亮的见得多了。但是突然见到眼前这个别有韵味的女子,瞬间感觉自己的魂魄像是突然之间被勾走了,身体不由自主的来到红衣女子面前伸手帮他抬箱子。

可是就当双手抱住箱底的时候去发现,这两个箱子非同一般,每个至少有百十斤重。美女面前绝对不能失了脸面,还好老白也是练家子,气沉丹田运足了力气。一把将箱子抬起来把美女送到楼上。

老白气喘吁吁的问:“这里装的什么啊?这么重?”

红衣女子操着一口汉中腔答道:“也没什么,就是俺的嫁妆。”

“嫁妆?”一听到这两个字老白顿时心凉半截,可是倒过来一想,凭着这么重的手感箱子里肯定都是金银财宝。不如做了这笔买卖远走高飞,然后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自己都把自己当成盗贼了?

“没错就是嫁妆,你看我这身打扮也知道我是新娘子。”

“新娘子,那新郎呢?”

听见老白的问话,红衣女子一把扑进老白的怀中嚎啕大哭起来。

“他死了……”

老白闻言又惊又喜忍住兴奋道:“死了,怎么死的?唉呀妈呀,喜事变丧事。这剧情也反转太快了。大妹子你节哀啊……”

女子抹了抹眼泪娇滴滴地说道:“俺叫佟湘玉,是汉中龙门镖局佟镖头的女儿,与衡山派掌门莫小宝指腹为婚。可是带着嫁妆不远千里刚刚来到关中就听闻我的未婚夫死于门派争斗,俺的命好苦啊….”

说着佟湘玉又趴在老白的怀中哭了起来。

老白怜香惜玉抚摸着佟湘玉的头发安慰道:“好了,不怕没事了,有我呢。”

佟湘玉诈尸般从老白的怀中站起喝问道:“你又是谁?”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老白不知所措差一点就把盗圣白玉汤的大名脱口而出。

“我叫白玉……白玉展堂,白玉无瑕,展翅高飞,堂堂正正。”

“白展堂?好奇怪的名字。”

这时佟湘玉的肚子咕噜噜的想起来。佟湘玉有些害羞的说道:“不好意思啊,三天没吃饭了。”

“走,这就下楼吃饭去,饭菜我已经准备好了。”

老白没经思索立刻引着佟湘玉下楼用餐,可是脑海中突然闪现起一个念头,为什么要把自己的食物给这个素不相识的女人呢。

可是刚到楼下,老白却发现自己盘子里的炒鸡蛋已经干净的连点油星都找不到。

老白见状大怒,如同铁面判官对着柜台后面的吕轻侯厉声喝问:“你这个穷酸秀才,坚守自盗。身为掌柜竟然把客人的菜给吃了,你该当何罪。”

吕轻侯擦掉嘴角的油渍吓得急忙摇头否认:“不是……不是我。”

“小贼看打。”

老白刚想动手突然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小孩冲进屋中。见到身穿红衣的佟湘玉开口就问。

“嫂子,是你吗?”

“你是莫小贝?”

破败的尚儒客栈内,众人饿的肚子咕咕乱叫。佟湘玉与莫小贝姑嫂二人还在不停的啜泣。

白展堂一脸怒相的看着有些痴痴傻傻的书呆子厉声道:“去把后院老母鸡炖了吃,没看我们都要饿死了。”

吕秀才小声回道:“我又不会做菜。”

老白怒道:“不会做也得去,谁让你把我的鸡蛋吃了,况且开客栈做生意的就得给客人服务,你不去谁去。”

吕秀才义正辞严的答道:“我是读书人,管账房的。炒菜的事你得叫厨子干。”

能说会道的老白这一次算是遇见对手了,正是流氓遇秀才有理说不清,不行就来硬的吧。

老白伸手要打,秀才抱头乱窜。

“子曾经曰过的,富贵不能移,贫贱不能淫,威武不能屈。”

老白越发的不能忍受这个书呆子,追着秀才满屋跑,弄得烟尘滚滚。

吕秀才有些跑不动趴在桌子上抱头准备挨打,用着哭腔说道:“没天理啊,救命啊。打人了。都说了我不是厨子不会做饭啊。”

老白轻轻地打了秀才一巴掌,无奈道:“外面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家家门窗紧闭。你让我去哪给你找厨子去…….”

话音未落,一位满脸笑容的北方大汉推门进屋。

“请问你们这里招不招厨子?”

闻听此言,老白、小贝、湘玉眼中冒光。饿狼看见猎物一般将北方大汉推进厨房。

正要应聘厨师的北方汉子以为掌柜的要考验他的厨艺。神奇的北方汉子二话没说,从自己的背包中拿出,萝卜、黄瓜、土豆、地瓜,不下片刻一桌美味就做好了。

老白三人一顿秋风扫落叶,狼吞虎咽。秀才眼巴巴的看着盘子里的美味被人一口一口的吃光,馋的他直咽口水。

还剩最后一块地瓜,老白刚刚拿到手里,还没吃饱的小贝怒目而视,闪电般的一口咬在老白的手上。

“唉呀妈呀,小孩吃人啦……”

老白吃痛将地瓜扔在盘中,小贝松口急忙将地瓜夺了过来。

“谁家的小毛孩子,你这是多久没吃肉了,把我咬成这样以后怎么混饭吃……”

老白没完没了的絮叨着,湘玉听得不耐烦大喝道:“你个大男人至于吗?他就是个熊孩…..额,不对。他就是个孩子又没把你怎么着。”

老白看了一下手掌就是一个浅浅牙印,好像刚才真有点小题大做了尴尬的挠头傻笑。

刚才进屋就被拉到后厨并没有注意客栈的破败。众人吃饱以后身材健硕的北方汉子对着老白问道:“掌柜的咱们这店,这是?”

没等老白回话,突然一道寒光闪过。身着捕快衣服的官差手持大刀杀将进来。

“雌雄双煞,哪里走。七侠镇缁衣捕头邢育森在此,小贼还不束手就擒。”

突然有人持刀冲进来,众人吓得不轻。

老白,湘玉慌忙解释。可是邢捕头上来就要拿人。

眼看着捕快大刀就要架到老白的脖子上了,吕秀才终于开口替众人辩护。

“老邢他们不是坏人,你不要误伤好人啊。”

秀才语落,捕头收刀。

邢捕头坐在凳子上松了松衣领喊道:“上茶,上茶。最近方圆五十里雌雄双煞闹得厉害。你们都得小心着点。”

厨子拎起水壶泡了一杯热茶殷勤的递给邢捕头,满脸笑容的问道:“大人刚刚还满脸杀气,怎么那个书呆子一句话您就不怀疑我们了?”

邢捕头喝了一口热茶回道:“啊,你说吕秀才啊。本镇出了名老好人。变卖祖上家产捐资助学可没少帮助周边穷苦人家的孩子让他们有机会读书将来改变命运。这尚儒客栈下个月就成了街西钱掌柜的了。”

本来对着书呆子没什么好感的老白顿时肃然起敬,对着秀才投以肯定的目光。

老邢继续道:“至于为什么不怀疑你们,只是因为我跟雌雄双煞中的雌煞交过手,二人武功高强绝非你们几个草包能想起并论。”

嫌疑被洗清,众人放下心来。

可是北方汉子却撸胳膊挽袖子怒道:“你说谁是草包,十几年的降龙掌白练的吗?”

从来没想过竟然有人敢跟自己叫板,老邢拍案而起拔刀相向。老白秀才急忙上前劝阻。

邢捕头怒道:“小胖子你这么嚣张,有种留下姓名。要是被我查到你是作奸犯科的盗贼你就等着蹲班房吧。竟敢意图殴打朝廷命官真是不想活了。”

一听说要坐牢,北方汉子立马泄了气小声回道:“小的李大嘴,黄鹤楼后厨学徒,上个月由于自己疏忽炒菜误把咸盐当白糖,后来被赶出后厨如今走投无路,来到七侠镇混口饭吃。”

“身为厨子还能咸盐白糖分不清。不开除你开除谁。”

话音刚落屋内哄堂大笑。看见众人大笑李大嘴也咧着大嘴哈哈大笑起来。

老邢又喝了一碗茶叹气道:“唉,要是关中大侠还在的话,哪里还会容那雌雄双煞出来作祟。”

众人齐声道:“关中大侠?”

“三年前吧,十八里铺西边的卧龙岗上出现一伙山贼,上百个九尺大汉,个个都是心狠手辣的家伙。手中武器打磨的锋利无比,专干打家劫舍杀人越货的勾当。短短几天就有八十二个平民百姓惨遭毒手。”

众人围坐一团听着老邢讲故事。满头麻花小辫的莫小贝好奇的问道:“不是说有关中大侠吗,都杀了这么多人了关中大侠他人呢?”

老邢看了脏兮兮的小孩心存戒备:“你是谁?”

小贝站起身来高声答道:“衡山派新任掌门莫小贝是也。”

老邢如梦方醒摇头叹道:“啊。唉…..你哥他,可惜了。”

佟湘玉想起自己还没拜堂就要当寡妇了,为自己的悲惨命运潸然泪下。

老邢见红衣女子小声啜泣好奇问道:“这位大婶,你又是哪位啊?”

佟湘玉闻言不悦立刻止住了哭泣怒道:“谁是大婶?俺是莫小宝指腹为婚的未婚妻,真正的黄花大闺女。”

老白一脸坏笑的补充道:“哈哈,黄花老闺女。”

老邢看着眉毛上扬的老白有些怀疑的问道:“小子,我怎么看你不像个好人呢。赶紧从实招来姓甚名谁家住何方?”

刚才还眉飞色舞的老白突然被邢捕头这么一问后背冷汗直冒。怎么回答?难道实话实说自己是盗圣,来到七侠镇是为了躲避官府缉拿。显然自己要编个非常完美的谎言。

还没等老白开口,邢捕头率先说道:“想什么呢?不要像那位一样跟我胡编乱造说什么降龙掌啊武功高,跑堂就好好干你的跑堂,就你这德行你要说你是盗圣谁能信啊。年轻人不要心高气傲,要脚踏实地好好做人。跑堂也是个有前途的职业。”

原来这个邢捕头浪得虚名啥也不懂。老白脸都乐开了花抓起抹布搭在肩上笑道:“邢捕头慧眼如炬,没人能骗得了您。来了客官,里边请。客官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佟湘玉道:“看看,这个就叫专业。”

莫小贝抢着插话道:“邢捕头快讲讲关中大侠。”

老邢清了清嗓再次说道:“关中大侠神秘莫测的武林高手。据我了解大侠是满腹经纶的读书人。”

这时老白插话:“对,来时看见镇外崖边的巨石上有关中大侠的提诗。能把软剑插进坚硬的岩石中这样深厚的内力一般的高手根本做不到。”

老邢满意的点头道:“你这跑堂还有些眼力,这关中大侠可是咱们这方圆几百里武功最高的。大侠年纪轻学问大,三年前本应该上京赶考高中状元,可是就因为山贼的出现打乱了大侠的计划。说起来我跟关中大侠还有些渊源。”

小贝双手托着下巴又问道:“你说你见过关中大侠?”

邢捕头高声答道:“何止是见过,简直是一见如故。我还欠他一个大人情,我跟你说这个是我亲身经历的,当年我还在十八里铺当实习捕快,山贼闹得凶,朝廷出兵剿匪一来一回也得个把月,当时娄知县急得是一夜白头。正在这时候有人来报山贼进城抢劫。娄知县立刻命令我们几个捕快前去捉拿。说实话当时怕的要命,就我们几个小捕快抓个小毛贼还可以,要对付成百上千的山贼那可真是有去无回白送命。本来我们几个遗书都写好了准备殊死一搏可是你猜怎么着?”

莫小贝抢答:“关中大侠及时出现。”

老邢疑惑道:“哎呦,当时你也在吗?这都被你猜中了。那时十八里铺的中心街道上血光冲天,正此危机时刻关中大侠驾着五彩祥云从天而降,手里握着八十斤的青龙偃月刀追着山贼从青石坊街砍到西街口,眼睛都不眨一下……”

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秀才打断老邢,说道:“老邢你这就过分了啊,还架着七彩祥云,你说的是孙悟空吧。”

老邢没好气的回道:“同样是读书人,你看看人家关中大侠。再看看你窝囊废。”

丧眉耷拉眼演的秀才被怼的将头埋在桌子底下。

老白说道:“关中大侠的武器是剑,青龙偃月刀是人家武圣关羽的。”

老邢再次清了清嗓说道:“咳…..可能最近评书听多了有点串频道,实际上我只是看见一个身材单薄影子出手极快一人一剑,没用多会功夫,数百山贼全都倒在血泊中。后来就在没听说关中大侠在哪出现过。几个月以后七侠镇口断肠崖旁,大侠留下绝笔音讯全无。有人猜测大侠是为了阻止山贼错过了科举考试,最后愤恨跳崖。”

老邢讲完故事已是深夜,就在屋中众人全都为这个关中大侠的事迹感到惋惜的时候,突然房上传来瓦片摩擦的声音。

屋内众人禁声,老邢小声道:“大家小心是雌雄煞。”

“喵…..”

房上传来一声猫叫,众人悬着的心终于稍稍放了下来。

湘玉疑惑地问道:“邢捕头,雌雄煞是怎么回事啊?”

老邢示意大家小心过来围在一起听他讲:“雌雄煞,心狠手辣啊。回春堂的朱大夫多好的人啊,三日前被人无故殴打还抢了他半麻袋的草药。东街米铺的陈掌柜,前日刚刚开门营业就被人暴打,然后那人抢了个毛驴车光天化日当着掌柜的面拉走整整一车的大米。”

众人闻言大怒“还有没有王法?”

“河东的赵员外,岭上的宋老爷……唉,个个惨遭毒手。”

屋内众人听得人心惶惶。突然房上再次传来响声,老白第一时间发觉一声大喊:“不好。房上有人。”

众人惊慌失措纷纷找地方躲藏,邢捕头提起大刀拔腿就跑,出门时还被门框绊个趔趄。穿过街角拐弯都不减速。

老白竖起耳朵认真听着房上盗贼的脚步声杂乱无章,一看就是个新手。于是老白嘴角上扬微微笑道:“没想到雌雄煞竟然是个不入流的小贼。”

“大胆,看我惊涛骇浪。”

身穿夜行衣的女飞贼凌空一掌从天而降。身轻如燕的老白轻松躲过。无处泄力的霸道一掌拍在门框上,整个后门连同门框被打翻在地。飞出去的木条将雌雄双煞的蒙面黑布刮掉。

一张姿色出众的长发美女借着微弱灯光映入众人眼前。

小贝叹道:“这就是令十八里铺闻风丧胆雌雄煞?”

黑衣女子闻言大怒:“什么雌雄煞,本姑娘是惊涛女侠。我已经观察你们很久,你们这群食人肉的恶魔,本女侠今天就要替天行道。”

语落,黑衣女子再次使出排山倒海的招式向老白攻了过去,虽然力量十足,可是酝酿招式的时间太多,别说是被江湖人中誉为盗圣的白展堂,就算是普通人也可以躲过攻击。

老白嘲笑道:“小姑娘搁哪学的掌法,第一次下山吧。一看就是江湖经验尚浅。”

黑衣女子受到羞辱更加怒不可遏:“排山倒海……”

这次出掌虽然威力不强但是速度快了不少。即便如此,掌力对于轻功天下闻名的老白丝毫不起作用,可是见到女子的招式却有些像是天下第一郭巨侠自创的武功。

“惊涛掌?”

黑衣女子闻言收回了掌力,此时后院已经一片狼藉。女子疑惑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掌法。”

得到确认后,老白突然双腿发软差点没坐到地下。

“难道你就是,郭巨侠的千金郭芙蓉?”

“本女侠行走江湖从来不用我爹的名气。”

一身夜行衣的女子嘴角微翘抖擞神威.

“没错,我就是惊涛女侠郭芙蓉。”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寻灵小说网 » 老白《武林外传之同福七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