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帝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大罗圣子,出关无敌》最新章节

泰坦神碑,一道白衣修长的身影轻轻走来,丰神俊朗,面如美玉,宛若真正的谪仙,一举一动都暗合天地大道,漫天的霞光交织在一起化为菩提,四周都回荡起了一阵叩诵经文的声音。君太初,诸帝世家前所未有的妖孽。太初二

书评专区

我,大罗圣子,出关无敌

我,大罗圣子,出关无敌》免费阅读

泰坦神碑,一道白衣修长的身影轻轻走来,丰神俊朗,面如美玉,宛若真正的谪仙,一举一动都暗合天地大道,漫天的霞光交织在一起化为菩提,四周都回荡起了一阵叩诵经文的声音。

君太初,诸帝世家前所未有的妖孽。

太初二字,本就包罗天地宇宙,这是一种先天的无穷妙理。

若是命格不够高贵,根本无法承载太初,出生便会夭折,绝无生还可能。

可君太初不同,不仅安然无恙,周身气运更是可怕到差点让妙安怜成了瞎子,龙凤之相,清唳长鸣,古国人皇见到也要郁闷得吐血。

这是一个真正的妖孽,集天地宠爱于一身。

若是放在过去几个时代,必将执掌天命,证得大帝果位。

就连大罗圣地的老天神也是这么认为,那就是一定发生的事情,不存在任何其他的可能。

事实上,只要见过君太初的人,脑海中都会冒出这个想法,仿佛天命与帝位本该是他的,若是其他人去争夺,那便是大逆不道,在与天地宇宙作对。

下场,只有死路一条,灰飞烟灭。

“诸位同门,好久不见。”

君太初一边走一边回礼,如沐春风的笑容让所有人情不自禁去接近,就像是面对天地大道,不由自主地沦陷进去,又像是面对君王,下意识想要臣服,根本提不起任何反抗之力。

蛮族少年与妙安怜也在其中,仿佛看到了蛮族始祖,似乎遇见了真正的上古圣人,竟是缓缓生出了顺从的想法,逐渐潜移默化蔓延到信念,君太初的身形与容貌愈发伟岸,与日月并肩,如天地永恒。

至于南宫婉儿,早就花痴得入迷了,嗓子都尖叫哑了。

“呵!”

就在这时,一声轻笑,让所有人如梦初醒,茫然无措看向四周。

“君太初,你就只会施展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一轮银月浮在半空,清辉闪烁,流光垂落,古老的符号散发着可怕的力量,似乎能将巍峨的山岳拦腰斩断。

这显然是一件极为不俗的宝具,似乎铭刻着某种绝世凶禽的符文,承载着一种神通宝术,又或是极道杀阵,总之可以迸发出滔天威能。

银月之上则站着一位紫袍少女,双手叉腰,目露不屑,耳垂上挂着一串精致的银环,白皙的脚踝上绑着一根丝带,赤足而立,如羊脂美玉,晶莹剔透,让人根本挪不开视线。

“姬师姐!”

不少人艰难地吞了吞口水,眼睛都看呆了,连忙低下脑袋,一个个面红耳赤地恭敬说道:“见过姬师姐!”

姬仙儿,荒古姬家的旷世妖孽,同时也是姬家家主的掌上明珠。

传言,姬仙儿出生的时候,天地间竟是降下福泽,大道之花漫天绽放,无尽的霞光将方圆三万里点亮如白昼,地出甘泉,彩云流淌,奇禽异兽皆来道贺,最后就连消失的仙人也出现了,以一首无上仙曲为其打下完美根基。

如此恐怖的异象,自然惊动了姬家老祖,纷纷从神源之中复苏,将尚在襁褓之中的姬仙儿册封为姬家神女,甚至不惜动用无数岁月以来的古老底蕴,将其送入大罗圣地,显然是将这一世都押注上了。

倘若不幸失败了,便只能封闭山门,待一世又一世过去,不知何时才能归来。

代价,不可谓不大。

可姬家上下,不仅没有丝毫反对的声音,反而出奇的一致赞成。

姬仙儿乃是荒古姬家的旷世妖孽,前所未有,古今唯一,承载了无数岁月以来的所有气数,当得上应运而生,这是天地赏赐给他们的仙种,别说天命与帝位这种手到擒来的事情,那可是必然成为真仙的存在。

反对?

怕不是傻子!

就算内部派系不合,彼此间偶尔有争斗,但在大是大非面前,任何人都不会含糊。

若是荒古姬家走向极尽辉煌,受益最大的自然只有姬家人。

在如此巨大的好处面前,所谓的不合与争斗都是狗屁,别说血浓于水的羁绊,只有白痴才会相信永远的敌人。

何况,在所有姬家老祖的共同拥护下,谁有胆子发出不和谐的声音?

就算是姬仙儿的父亲也必须无条件站在自己女儿这边,虽然这是本该如此的事情,但却可以从侧面看出姬家神女的尊贵,甚至已经超过了姬家家主。

当然,姬家老祖也乐得如此。

有了姬仙儿,姬家上下都不用争来争去了,反正到头来都是给对方做嫁衣。

姬家人自然也明白这一点,就连平时内部最不合的两个派系也罕见地打起了招呼,转而向姬家家主表面自己的衷心,愿意为了姬家神子赴汤蹈火。

姬家家主一阵无奈,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要沾女儿的光?

不过他也不憋屈,反而自豪的不得了,有本事你去生一个!

一时间,姬家上下和和气气,变得犹如铁桶一块,原本最让人头疼的问题,也随着姬仙儿的出生迎刃而解。

毫不客气地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姬仙儿在荒古姬家的呼声只会越来越高,最后甚至足以与姬家老祖并肩。

事实上,的确如此,隐隐间更是超越了姬家老祖。

“仙儿,你的脾气还是这么冲。”

君太初耸了耸肩,无奈地苦笑道:“你应该明白,我绝不会对自己的同门出手,造成这种局面也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

没错,他刚刚并没有施展任何手段,只是单纯地向同门回礼。

即便如此,所有人也不由自主地想要接近他,甚至是臣服他,最后更是在自己的信念种下了君太初的烙印,对方的一言一行都是不可忤逆的意志,这辈子都难以自拔。

那便是如天地大道般的存在,让人越陷越深,永生永世沉沦。

“切!”

姬仙儿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地瘪了瘪嘴道:“真臭屁!”

当然,她心里还是十分清楚,君太初并没有说谎,事实便是如此。

也不能说在场众人太弱。

实际上,不管是蛮族少年、妙安怜、又或是南宫婉儿,都当得上凤毛麟角的绝世妖孽。

其他人也是如此,至少都是一方古势力的传人。

只能说君太初实在太可怕了,就连绝世妖孽在他面前也不值一提,一言一行都会让对方如临大敌,甚至在信念种下自己的烙印,任由摆布。

他的存在,已经超脱了绝世妖孽的范畴,处于另外一个更高的层面。

怪物?

变态?

总之,那是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就像不朽皇朝的科举考试,状元之所以考甲等,因为那是卷面的最高分,而不是他的能力仅限于此,但对其他人来说,甲等就是尽头,需要付出毕生心血。

这种差距,也许就连绝世妖孽也无法理解,只能勉强窥探一二。

所以妙安怜才会被打击得自卑,只想努力在大罗圣地成为一个普通人。

“哟,今天这么热闹?”

不知何时,远方的宫阙上竟也出现了一道身影,嘴角含笑,轻摇折扇,有几分玩世不恭的放荡。

最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此人身上所散发的气质,居然丝毫不弱于君太初。

如果说君太初如一轮大日,熠熠生辉,让所有星月都变得黯淡无光,那么此人便是另外一轮大日,依旧璀璨夺目,将天地都点亮。

“萧师兄!”

所有人都是一愣,随即满脸通红,兴奋地大喊道:“见过萧师兄!”

今天是怎么回事?

往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存在,如今却就连出现?

莫非有大事发生?

蛮族少年与妙安怜也回过神来,彼此对视了一眼,皆看出对方的震撼。

萧家神子也来了?

那可是不朽萧家的唯一妖孽!

何为唯一?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萧不凡,你怎么也来了?”

姬仙儿目露好奇,她的樱唇勾起一抹弧度,笑声如银铃般悦耳:“什么时候你也喜欢凑热闹了?”

“没准儿是英雄所见略同。”

萧不凡轻摇折扇,将额前的一缕发丝捻在耳后,便从腰间取下一个酒葫芦,狠狠地灌了一口,这才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何况,这种热闹,万年不遇,凑一凑又何妨?”

一时间,泰坦神碑周围,酒香四溢,所有人都忍不住嗅着沁人心脾的芬芳,只感觉自己的肉身秘藏都在发生蜕变,纷纷大惊失色。

“这是什么酒!?”

蛮族少年惊呼,他的大荒蛮体在苏醒,古老的纹路在交织,整个人如同太古巨神一点点拔高,贪婪地吸收着四周弥漫的酒香芬芳。

“不死药!”

妙安怜的双眸闪烁着璀璨,死死地盯着酒葫芦,天地间的酒香最终竟是化为了一株不死药的虚影,九轮大日如绽放的花朵,枝条则好像是秩序神链,就连真正的神灵也能钉死,将其沦为养料。

“咕噜!”

蛮族少年艰难地吞了吞口水,眼睛都要瞪出来了,难以置信地说道:

“不死药泡酒!?”

他知道妙安怜有一双上古圣人的慧眼,传言能够勘破一切虚妄,透过事物表象直指本源,蜕变到极致更是能直接洞悉天地宇宙的道与理,肯定是确有此事。

不过这也太离谱了吧?

那可是不死药!

传言不死药乃是真正的长生者所化,寻常人若是服下一株完整的不死药便能重活第二世,简直违背了天地大道,绝对是真正的逆天存在!

但是现在?

萧家神子竟然用一株不死药泡酒?

这已经不能用奢侈来形容了,实在比暴殄天物还要过分!

“不,不对。”

妙安怜的双眸已经完全化为了霞光,洁白的额头上渗出了密密麻麻的香汗,好半晌才松了口气,拍着自己高耸的胸脯,心有余悸地说道:

“应该只是不死药的一部分,并不完整,甚至可能还没有彻底成熟。”

不死药,实在太过珍贵,就算妖皇这等经天纬地的人物也不会放过。

即便萧不凡身为萧家神子,不朽萧家也不会将不死药这样浪费,若是给一位血气干枯的老祖服下,必将带来前所未有的巨大好处,说不定无数岁月以后便会出一位屹立在中央大世界之巅的存在。

在萧不凡尚未成长起来之前,为其护道,坐镇萧家,直至迎来极尽辉煌。

不过,以不朽萧家的底蕴,想要得到一株完整的不死药谈何容易。

倒不是萧家弱,而是完整的不死药牵扯实在太大。

除了大罗圣地之外,其余任何古势力得到,都必将引起他人窥觑。

不朽萧家的确十分强大,自上古纪元便屹立至今,当得上巨无霸般的存在,可不死药却是一个更可怕的烫手山芋。

尤其是对那些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老怪物来说,一切身外之物都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横竖都是死,为了得到完整的不死药,势必会做出无数疯狂举动。

到时候,以不朽萧家的古老底蕴,恐怕也吃不消。

不过,萧不凡能用一部分不死药酿酒,已经是非常夸张了。

即便没有完整的不死药那样逆天功效,但同样也是万年不遇的至宝。

自太古纪元至今,中央大世界最盛大的顶尖拍卖会,不死药的身影屈指可数。

只能说,不朽萧家对自家神子,当真是宠到了极致。

就算是活了无数岁月的老古董知道了,也会捶胸顿足,直呼败家子。

萧不凡却根本不放在心上,又狠狠地灌了一口美酒,这才恋恋不舍地重新将酒葫芦挂在腰间,意犹未尽地咂了咂嘴,依着宫阙半躺而下,翘着二郎腿悠哉道:

“来都来了,还不出来?”

闻言,众人面面相觑,全都一头雾水。

来了?

谁又来了?

“难道……”

蛮族少年与妙安怜却是瞳孔放大,整个身子都在微微颤抖,脸上闪过一抹激动的红润。

“萧师兄也好帅啊!”

南宫婉儿满眼小星星,人都要晕了,早就失去思考能力了。

“秦兄,陆兄,别来无恙。”

君太初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脸上的笑容却丝毫不减,仿佛天地间没有存在能动摇他的信念,他即是彼岸,所有天骄妖孽的尽头。

“这两个家伙怎么也来了?”

姬仙儿忍不住嘀咕了一声,眼神却渐渐变得严肃,收敛了之前的玩味。

如果说她与君太初相遇只是碰巧,萧不凡则是跑来凑热闹的,那么随着即将到来的二人,一切都将变得非同寻常。

今天,恐怕有大事发生。

大罗圣地最顶天的几位弟子,竟是在此刻共同汇聚泰坦神碑!

“果然瞒不了萧兄。”

天地的尽头,两道身影披着霞光缓缓降临,有金乌落于扶桑古木,有银月从海底升起,也有古神灵背负星辰自宇宙中行走,大罗圣地的上空仿佛出现了一片混沌世界,有不可名状的生灵在叹息,沧海成尘,岁月如意。

“嘶!”

众人看着如此可怕的天地异象,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瞳孔都在剧烈颤抖。

“君兄,萧兄。”

其中一位紫袍身影微微作揖,俊美的脸庞流露着浅浅的笑意,便是妙安怜与南宫婉儿也自惭形秽,不禁感叹天地间怎有如此绝世的容颜,惊艳了万古。

“陆少游,你看不到本姑娘么?”

姬仙儿不乐意了,柳眉微竖,酸酸地嘀咕道:“一个大男人长这么漂亮干嘛!”

“姬姑娘,自然要单独问候了。”

陆少游不紧不慢地转过身,眉眼含笑,竟是让天地都为之失色。

“下不为例!”

姬仙儿脸色一红,突然有些扭捏了,露出小女儿姿态,不禁暗暗恼怒道:“可恶,这该死的脸!”

她心里抓狂,恨不得将对方打一顿,又怕舍不得碰这张绝代芳华的脸蛋。

“陆兄,你对女孩子的杀伤力依旧惊人啊!”

另外一位金袍身影爽朗大笑,看着纠结在原地的姬仙儿,忍不住打趣道:“就连姬家神女也遭了道啊!”

“秦!东!皇!”

姬仙儿气得咬牙切齿,冷冷说道:“你在找死!”

她脚下的银月闪烁漫天符号,可怕的力量缓缓弥漫开来,仿佛有一头绝世凶禽正在苏醒,化为一双遮天蔽日的银色羽翼,有星辰风暴在流淌,要将与天齐高的山岳都撕扯得粉碎。

秦东皇嘴角一僵,忍不住头皮发麻,连忙摆手,悻悻说道:“开个玩笑!”

大罗圣地可是明令禁止弟子私自缠斗,哪怕他是上古秦家的少主也必须老老实实遵守规矩,否则秦家老祖也保不了他。

至于姬仙儿为何敢动手?

他咋知道!

“女人真可怕……”

秦东皇不由回想起自己的便宜老爹被母上大人到处追杀的场景,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又是日常恐女的一天。

“算你识相!”

姬仙儿犹豫了一下,最终冷哼一声,还是放弃了。

就算她是姬家神女,也对大罗圣地发自内心敬畏。

天威!

无人敢犯!

“你真怂。”

陆少游侧过头,小声煽风点火。

“你懂个屁?”

秦东皇脸不红心不跳,高傲地扬了扬脑袋,将声音压到最低道:

“我这是好男不跟女斗!”

况且,就算他不惧姬仙儿,并且有十足的把握取胜,但难免被对方的宝具搞得灰头土脸,这么多人看着,实在有些丢人。

上古秦家的少主还是要面子的,好不好?

不然以后怎么收追随者啊!

“怂。”

陆少游不屑。

“你!”

秦东皇瞪了对方一眼,冷冷说道:“别以为你长得好看,我就不打你!”

“有本事你就打!”

陆少游竟是上前一步,将脸凑了上去,直勾勾地盯着对方。

“……”

秦东皇望着近在咫尺的绝世容颜,金色长袍中的拳头捏紧了又松开,憋屈得不行。

“切。”

陆少游冷哼一声,似笑非笑地白了对方一眼。

一时间,泰坦神碑周围,响起了一阵狂吞口水的声音。

所有人都被美翻了,妥妥的男女通吃啊!

“见过秦师兄!”

“见过陆师兄!”

好半晌,众人才将目光挪开,满头大汗地躬身作揖,心里一阵苦涩。

“两个白痴。”

姬仙儿无奈地摇了摇头,樱唇微微上扬,眉宇间有一丝淡淡的笑意。

不过,玩笑归玩笑,她的眼神却渐渐凌厉起来,冷冷说道:“你们两个家伙来干嘛?”

虽然心底已经有几分猜测,但却需要一个确切的答案。

是为了泰坦神碑而来?

还是为了这一代大罗圣子之位?

也许,两者皆有?

姬仙儿目光闪烁,浑身散发着绝对的自信,她是天地赐给荒古姬家的仙种,将来必定成为真仙的存在,天命与帝位不过是锦上添花,随手可得。

众人的心也瞬间提到了嗓子眼,紧张地注视着,眼睛都不敢眨,生怕错过。

良久,秦东皇才摸了摸鼻子,笑吟吟地说道:“自然是为了泰坦神碑而来。”

不等众人松一口气。

秦东皇竟是一步步缓缓向前,整个人如一尊太阳圣皇,背后浮现出了九轮大日,有扶桑古木扎根天地宇宙,三足金乌口含先天之火点亮万古,威严的声音再度响起:

“顺便看看本少主够不够资格夺下大罗圣子之位!”

此话一出,如同平地惊雷,让所有人的耳边嗡嗡作响,半天都回不过神。

“陆少游,你呢?”

姬仙儿柳眉一挑,对这个答案并不感到意外,反而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姬姑娘,我对泰坦神碑的记录倒是不感兴趣。”

陆少游微微摇头,风华绝代的脸上依旧流露着淡淡的笑意,不过这次却夹杂着一丝张狂与霸道,宛如一尊祸乱苍生的盖世魔尊,紫袍飞扬,飒飒作响,伴随一道舍我其谁的嚣张话语:

“不过,大罗圣子之位,若不得我首肯,谁又敢染指?”

轰!

众人一片哗然,全都炸开了锅,前所未有的沸腾,从未有过的疯狂。

大罗圣地最顶天的几位弟子,竟是要在今日角逐出这一代圣子之位!

蛮族少年激动得脸色涨红,兴奋地大吼大叫。

妙安怜高耸的胸脯不断起伏,一双美目闪烁着难以置信与不可思议。

就连南宫婉儿也从花痴中吓醒了过来,一张俏脸略微有些苍白,水灵灵的大眼睛充满了惊骇。

虽然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但万万没料到会来得这么快!

大罗圣地最顶天的几位弟子,不约而同汇聚泰坦神碑,这也许是冥冥间的天意,更是对自我无敌的绝对信念!

不必浪费漫长岁月,自修炼之初,我便无敌世间,今日你若败,他日就算给你一生的时间去追逐,终是徒劳!

我将立于一切天骄妖孽的彼岸,留下一道背影,凡是见此背影者,都将打上我的烙印,永生永世也无法超脱!

不管身处何境,从始至终便一步一步横推无敌,直至无人敢与之对视,连站立的勇气也没有,更别说望其项背,根本就没有资格!

我,即是无敌,最后的终点!

“今日,我已等候多时,合该做个了断。”

君太初一身白衣绝世,朗声大笑,快意至极,竟是轻轻踩着绽放的大道之花,伴随无尽璀璨的光华,有天地大道化为一座彼岸神桥,与秦东皇和陆少游二人相视而立。

“这个热闹,凑得不冤!”

萧不凡眼睛一亮,嘴角微微上扬,竟是轻拍腰间的酒葫芦,浮于半空,负手而立,冠下束好的长发迎风飞舞,轻摇折扇,玩世不恭,数不尽的逍遥自在。

“真当本姑娘好欺负么?”

姬仙儿冷哼一声,竟有几分跃跃欲试,赤足之下的银月闪烁漫天符号,伴随一阵宏大的仙光,有古老的仙曲自九天之上响起,宛如一位降临尘世的仙女,超凡脱俗,圣洁无暇,遗世而独立。

大罗圣地最顶天的几位弟子,各立一方,彼此争锋,如一轮又一轮大日,熠熠生辉,璀璨炽盛,可怕的天地异象将大罗圣地的上空都化为了一方神圣的净土,有宇宙众生的轮回,也有诸世崩塌的残墟,更有万道齐放的缘起缘灭。

“咕噜!”

众人艰难地吞了吞口水,整个人都要吓傻了,差点踉跄倒在地上。

可怕!

实在太可怕了!

大家真的是同一辈人吗!

“差距怎么会这么大!?”

蛮族少年死死地盯着前方,满脸不甘地攥紧了拳头,随即又苦笑着缓缓松开,眼中一阵落寞。

“哎!”

妙安怜见状,有心出声安慰,想了想还是算了,免得把对方打击得跟自己一样自卑。

这就差距大了?

那你可想多了!

“等你见过他们的真正姿态,那时候,你会绝望到只想成为一个普通人。”

妙安怜可惜地摇了摇头,眼神中充满了怜悯,希望蛮族少年珍惜现在还能够勉强接受这一切的时光,不要等到认清真相之后才悔不当初。

古势力的传人与几位顶天弟子相比?

屁都不是!

南宫婉儿也一阵失神,空中的几轮大日简直让天地都黯淡无光,即便她是南宫古国的九公主,此时也感觉自己如尘埃一般渺小。

神灵的子嗣?

谪仙的传人?

不——

还要璀璨夺目!

远远更加耀眼!

“姜兄,只剩你一人了,还是出来一见吧!”

就在这时,君太初眉头一挑,竟是将目光看向一侧,脸上流露着淡淡的笑意:

“虽然我知道你无意争夺大罗圣子之位,但有些事情总是无法避免的,一味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不是吗?”

姜兄?

众人面露不解,随即想到什么,纷纷瞪大眼睛,忍不住惊呼道:“姜师兄也来了!”

神王姜家的隔代传人,姜素仁!

“君太初,你真的很不道德。”

一个白白嫩嫩的小胖子,提了提腰带上的大肚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气喘吁吁地爬到高处,非常不满地擦去了额头上的汗水,同时从怀中掏出已经用纸包好的鸡腿,大快朵颐起来,边吃边嘟嚷道:

“你们争你们的,我吃我的,咱们互不打扰。”

众人一阵汗颜,姜师兄还是一如既往的闲云野鹤,不问世事。

不过,他们却并没有因此轻视对方,反而同样发自内心敬畏。

为何?

你真以为那是鸡腿?

那分明就是一位妖族巨擎的血脉!

换做他人,早就爆体而亡了,但姜素仁却吃得津津有味,不仅屁事都没有,还不够吃。

“姜兄,这可由不得你说了算!”

秦东皇却是不管那么多,三足金乌自扶桑古木之上而起,口衔大日,沧海桑田,可怕的天地异象直接将姜素仁笼罩,有与天齐高的太古巨神陨落,也有古老皇者立于众生之上祭祀上苍。

“既然人都已经到齐了,那就别废话了!”

“哎!”

姜素仁幽幽一叹,嘴里的鸡腿突然就不香了,竟是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原地,有一株巨大的古木拔地而起,耸入苍穹之中,似乎要将天裂开,树冠也不知道多么巨大,将漫天星辰都吞没,整个星空都在震动。

来了!

众人脸色大变,手掌心全是汗,既紧张又兴奋,同时夹杂着惊喜与期待。

大罗圣地最顶天的弟子,终于全部汇聚泰坦神碑,共同角逐这一代大罗圣子之位!

这一幕,注定载入史册!

而他们则有幸成为历史的见证者,这是一种大悲,更是无尽的荣幸!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寻灵小说网 » 帝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大罗圣子,出关无敌》最新章节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