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盘石小说《蛮荒记》全文免费阅读

莽林幽幽,石族众人来到一黝黑的断崖之下,崖高不知凡几,耸入云雾中。“终于回来了……”老人望着断崖,感慨万千.前后,虽然离开了只几日,却好似过了半世.如今看到断崖,想到昔日下崖的凶险,老人不由唏嘘。这断

书评专区

蛮荒记

蛮荒记》免费阅读

莽林幽幽,石族众人来到一黝黑的断崖之下,崖高不知凡几,耸入云雾中。

“终于回来了……”老人望着断崖,感慨万千.

前后,虽然离开了只几日,却好似过了半世.

如今看到断崖,想到昔日下崖的凶险,老人不由唏嘘。

这断崖之上就是石族的族地,当初一行人之所以冒险从这里下崖.

也是没有办法之举,石族的族地本依着断崖而建.

可能石族先祖是想依这绝崖的地利,兽潮袭击时.

不至于四面受敌。幸好,今日终用上,才不致石族绝灭.

想起近一个月的兽潮围袭,老人满是苦涩.

本以为,这次兽潮袭击也就三五天,没想到,一发就持续了近一个月.

虽然规模不大,可兽潮就是兽潮,终让石族损失惨重,几近到了灭族之境。

如果说兽潮的袭击是石族的梦魇,食物的耗尽.

却把石族逼向了绝境,石族储存本也不少.

可架不住近一个月只出不进的消耗,幸好老人离开时,兽潮只围不攻.

使石族在绝望之际,得到一丝喘息,才有了老人带众族人出族之行.

之所以选择断崖,更是死中求生之举.

试想,崖前群兽环伺,出去就是给诸兽送餐食.

只有这族地后的断崖,才是出族地的唯一生路.

尽管有族禁,不准族人下崖,在全族生死存亡之际.

即使族规约制,也说不得要破一破了,等一行人下了崖.

才知道族规不让下崖的原因,不仅因这绝崖万仞之高.

更因崖下是血蟒的栖息之地,想来曾有族人下过崖.

知道这后崖的凶险,才有了不准下崖的族规。

幸好老人对族中的一些禁忌知之甚详.

虽知道凶险,在充分准备的情况下,还是带着族人有惊无险的潜了出去。

如今,再回绝崖之下,虽只隔了仅仅三两天.

却已是物是人非,丝毫不见血蟒的踪迹,有的只是那还未散去的腥臭,昭示着这里曾是险恶之地。

“三叔,我们已经到了这里,应该没有危险……”

一路行来,石亨郁闷异常,一处处险地,兽去楼空.

都成了福地,那遍地的猎物,怎不让人眼馋,可老人约束着,也只能作罢.

现在,上的绝崖就是族地了,这里曾是血蟒的栖息之所,如今血蟒逃走.

不管是何原因,搜寻一番,定有所获.

如此良机,石亨怎能一而再的失去.

再说,族中境况还不知如何,如不能带食物回去.

不用兽潮,石族也被饿绝了,就是为了族人能继续延续下去.

说不得,他也要违抗老人一次了,即使冒险殒命,也在所不惜.

作为未来的族长,石亨必须要有所取舍,更要有抉择和担当.

否则,他何能承继族长之位,更对不住故去的父亲.

所以,哪怕回族后被老人惩罚,也必须争取一回。

“族老,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如此良机如果失去……”

石一一双豹眼圆睁,更是一副义无反顾的神色。

“族老……”石二同样眼巴巴的望着老人。

“族老……”石族其他众少同样期冀的望着老人。

“嗯!”老人环顾着面前的一个个年轻人.

是那么的充满朝气,不由感慨颇多,似忆了自己的恰蓬勃少年时。

“你们去吧……”老人面色和顺。

“族老,这次您不让我们去我们也要去,哪怕有危险,就此殒命,我们也要……”

石一是个耿直的性子,没等老人说完,早已按捺不住,可话到一半,惊愕的顿住……

“族老,您,您说什么……”石一难以置信的望着老人,以为自己听错了。

“注意安全。”老人欣慰的望着年轻的族人,老怀大慰.

他们是石族的希望,是石族的未来,尽管一个个还很青涩,可终有叱咤风云时。

“谢三叔……”石亨终是松了口气,他真怕老人不同意,那他可就难办了。

“谢啥!小子,三叔老了,石族的未来要由你们撑起。”

老人望着石亨,心情畅快,面前的少年再不是一只雏鸟,终成为一只雄鹰.

欲展翅翱翔天空,尽管可能会遇到危险,遇到挫折.

可总要做到走出这一步,总要让他们自己去面对,雏鹰才能振翅高飞,翱翔九天。

今天的石亨终于再不需要他的羽翼避风遮雨,老人怎不欣慰.

更有石一、石二等一众少年,哪个又不是欲击九天的雏鹰!

“速去速回,安全为上。”老人还是不放心的交代一句。

“你们的时间只有一个时辰,天黑前必须回族地”

“走喽!”众少欢呼一声,作鸟兽散,却有序而行.

或三人一伙儿,或五人成行,几个腾跃,没入崖下莽林中。

“石五回来。”见众少年作鸟兽散,老人喝了一声。

“族老……”石五听到老人招呼,奔跃的身形一顿,先是错愕.

后是神色蔫蔫,“众兄弟都去寻猎物,我留下作甚?”

“你小子,怎么……看来很不情愿陪我这糟老头儿啊!”

老人神色慈蔼,盯着面色黝黑的少年,一道狰狞的疤痕,从右脸直延伸到左颊,狰狞宛然。

望着这道伤痕,老人满心痛惜,这道伤可是为救他而留.

是被一只猎豹狠狠的挠了一爪所致,当时差点要了这小子的命.

老人以为没救了,悔恨的不行,幸好黑小子命硬,硬生生的挺了过来.

自此,老人对黑小子也是上了心,事事多看顾一二,有愧疚的因由,也不无看重之意。

“哪敢!”石五姗姗的回来,嘴上说哪敢,一张脸不情不愿的劲儿.

早已把这憨子卖了,再说,人老精,马老滑,老人又怎会不知黑小子的心思。

“臭小子,又没说不让你随大家去!”老人温色的训斥了一句.

话说出来,哪有半点儿恼意,更是溺爱的成分居多.

无他,老人无后,自从上次的事儿后,老人已把这小子看成了后辈子嗣.

平时也多些看顾。当然,老人如此,也有石五自幼是孤儿的原因。

“还不赶快把你背上的怪鸟放下来,再去也便利些!”

石五自拾得怪鸟后,已经当成宝贝儿疙瘩似的,片刻不离身的背着。

也难怪,尽管怪鸟灰不溜秋,甚是难看,但终是刀枪不入不是,石五看着憨,可不傻.

直到捡到了宝,回程途中更是亲自携带。

石二本是跳脱的性子,回来后见石五背上的怪鸟,就想探究一二,石五怎肯.

他可是知道,给了石二,就真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

都是同族兄弟,哪个还不了解哪个,族中众兄弟,这石二哪个没欺负过.

石族以实力说话,实力不如人,众弟兄也只有认了.

石五不同,勇武不输石二多少,之前不好说,可近两年,可是有三族老罩着.

哪个不开眼的家伙会轻易惹之,就是如此,也是经常被石二欺负了去.

莽林各族,惩勇斗狠在正常不过,只要不是太过。

这也是为了保持族人的野性,可也有族规约制.

比如,赌斗可以,但不准强抢,族人猎得食物.

一律归部族统配,至于剩下之物,可由自己自行处置.

这也是石五对怪鸟护的紧的缘故。

他的石斧可是折在这怪鸟手里,如此坚韧的东西.

石五自然也想看看能不能打造一柄神兵利器,再出去狩猎,也事半功倍了不是。

“唔!”石五听老人斥责,先忧后喜,一拍脑门.

“看我这性急的,倒是把这肥鸟给忘了,族老给看着,也可以多携些猎物回来。”

说完哪还管那许多,“嘭”的一声,早已把肥硕的怪鸟掼在地上,一蹦三丈高的去了。

可能石五摔的狠了,怪鸟落地,老人感觉脚下的石地都跟着震了一下.

不由眉头皱了皱,望向怪鸟,心下颇有些忐忑。这回程中的连连怪事儿,老人早有揣测。

“难道真是这只怪鸟……”老人喃喃自语.

又有些不敢确定,不由望向怀中的孩儿子,说来奇怪,一路行来,时间可是不短.

这怀中的孩子不吵不闹,一直酣睡,丝毫不见醒的迹象.

之初老人还怕饿着孩子,可这一路,这怀中小子,小脸儿潮红更胜三分.

似是一团火在烧,即使隔着衣衫,都能感觉到阵阵炙热传来.

似是被酷暑炽阳在炙烤,即使老人这么多年打磨的铜皮铁骨,都有些受不住.

因此怪异之事儿,对这一路行来兽去楼空灼灼怪事.

老人又有些不敢断定了:到底是怪鸟所为,还是这怀中的小子搞怪!

老人知道,万物有灵,忙林中的族群,不管是人族,还是兽族.

之所以能繁盛,能延续,都有其道理,最为相通的一点儿,就是都有首领.

就如人族各部有族长,兽族中的飞雁有领头儿的道理是一样的。

人族的族长自不必说,族人自然敬之。自然,各兽族也有王者.

走到哪里,诸兽退避,何况各兽族中.

还分野兽、妖兽、灵兽、王兽、圣兽等诸多.

越往上者,兽威越重,所到之地,百兽臣服,诸兽退避。

人族诸部落都有一定的活动范围,称势力范围.

兽族各部同样也有自己的辖区,不允许其他野兽进入.

更别提一些妖兽、灵兽、圣兽了,势力范围内,兽威哪容丝毫侵犯,除非相招.

否则,入之即死,正是这丛林法则在,结合这一路行来的诸兽退避.

老人又怎能不怀疑地上的怪鸟,可怎么看,地上的怪鸟也没出奇之处.

又似是死绝了,这也正是老人犹疑之处,若说是其怀中的幼儿,也实在不像.

尽管人为百灵之长,老人也曾听说过一些大能者.

所到之处,有诸兽退避一说,可也只是听说,还真没见过.

况且,这怀中的幼儿,一脸的粉嫩,怎么看也不像是那所谓的大能者。

“哎!石族境况已经如此,是福不是祸,我石族今次赌这一把,不知是对是错……”

老人神色变化不定,不无忧心的自语.

“已经带到了这里,如果是祸事,想避开已是不能……”

老人抬头望天,漆黑的崖壁遮笼半边天地.

那巍峨的陡崖,如刀削斧砍,随时挂满了藤蔓.

依旧不能遮掩其壮阔,更是透出逼人的巍峨,彰显着天地的伟力。

“族老,族老……”老人正思绪万千,却被不谐的声音打断,扭头间.

见黑小子正疾奔而来,不是石五又是谁,老人皱眉,不知石五为何去而复返。

“族老,您看我带什么回来了!”石五急急中带着兴奋。

奔到老人身前,一如山黑影被其从身后拎了出来。

“这是……”老人震撼莫名。

“独角犀……”盯着地上的巨兽,老人眼睛瞪大,很是难以置信。

这独角犀可是了不得,是百兽中的神力士.

一般恶兽都不敢轻易招惹,又喜群居,在这百里忙林中,端得是横行无忌.

幸好独角犀逐草而居,又喜戏水,多居于幽冥湖附近。

正因如此,那里已成禁地,任何族群都不敢深入幽冥湖百里范围,就是怕触怒这群老怪。

没想到,这里居然能见到一只,看样子,还是成年犀,巨首之上独角狰狞。

独角犀的独角可是好宝贝,绝对能打磨成一柄吹毛利刃的宝刀.

劈山开石都是不在话下,石族能得一柄,可成为镇族之宝。

要知道,这独角犀之所以能横行幽冥湖,独角就是其中因由之一.

老人听说,这独角犀的巨力,再配上额头上的独角,就是那丈圆的巨树,也是一撞而断。

还有一身犀皮,也是制作护甲的好东西,这独角犀可谓浑身是宝。

可是独角犀凶猛,没法猎获,让各族叹惋。

没想到,这里居然遇到一只,还是没气儿的,老人怎能不激动。

“这是哪里寻的?”老人面色潮红,颤声问道。

“就在前边不远处的一个大洞里,还有好几只呢,这家伙太重,没办法,我只扛回来一只……”

石五嘿嘿的笑着,憨憨的,配上那狰狞的伤疤,那股难掩的彪悍,透体而出。

石五看着憨,也是在老人面前罢了,石族众少中,那个不知道.

这家伙就是一头蛮牛,也是莽林横冲直撞的主儿.

绝不可能小觑,看其拖着如小山般的独角犀,还如此步履轻盈,不难测度这家伙的神力有多么渗人。

“天佑我族……”老人再怎么度测,也没想到能收获独角犀.

只这一头,不要说那全身的宝贝,就独角犀之肉.

节省些,也够族人吃上些日子,何况还是好几头之多。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寻灵小说网 » 盘石小说《蛮荒记》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