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符象最新章节,陆生陆符象全文免费阅读

天上忽然雷声大作,惊雷如游龙划破天幕。这个苦修闭口禅不知几百几千年的枯瘦僧人,竟然开口言语了,像是在询问,也像在自问。“你吃饱了吗?”“你吃饱过吗?”僧人嗓音温润,有一种让人如沐春风之感。少年呆滞无言

书评专区

符象

符象》免费阅读

天上忽然雷声大作,惊雷如游龙划破天幕。

这个苦修闭口禅不知几百几千年的枯瘦僧人,竟然开口言语了,像是在询问,也像在自问。

“你吃饱了吗?”

“你吃饱过吗?”

僧人嗓音温润,有一种让人如沐春风之感。

少年呆滞无言。

僧人抚掌大笑不已,直到笑弯了腰才缓缓收声。

不知为何,少年看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主持,只觉得对方这两句话,似乎用光了一辈子的力气。

僧人双手合十,佛唱一声,“阿弥陀佛,从此以后,你名陆生,字符象。”

说罢,枯瘦僧人再次佛唱,犹如菩萨低眉,周身羽化为道道白光缓缓消散。

弥留之际,僧人睁眼,眉眼温柔,神色慈祥,这一次,他才真正看过小丑儿一眼。

一眼为金,一眼为蓝,就好似道家所说的阴阳之别,可惜终究差点意思。

被赐名陆生的少年脑海中一片混乱,他不明白,为何自己杀了老瞎子后,主持也死了。这其中的因果该如何解释?

鬼使神差般伸出手掌,僧人已经坐化,甚至连金身都未曾留下,只有一粒金色珠子自行落在少年手掌上,金光璀璨,神意盎然。

佛门龙象坐化之后,一身功德感悟都会化为一粒珠子,名为舍利。

谷雨至,如珍珠落玉盘,叮叮咚咚,大雨倾盆而下。

这一夜,少年就靠在树根上,任由梨花纷纷冲刷落下,顺带着洗净眼中苦涩。

却说寻阳江旁,黑夜如墨,大雨击打江面,临近小乞儿衣冠冢的江边,老瞎子湿漉漉的躯体直挺挺出现在江面之上,脖颈上的刀疤太大,差不多都要将整个脑袋搬家了。

歪着脑袋,皮肉翻卷,老瞎子脚踩江面,双手扶住头颅一点点掰正,然后右手手掌在脖颈伤口处一抹,那狰狞刀疤消失不见,顺带身上的雨水都被蒸发殆尽,在他体外一尺之隔,出现一道无形壁垒,老天爷撒的尿全都被隔绝在外。

老瞎子缓缓走到岸边,走到小土堆前,缠着黑色丝带的双眼盯着木碑上的字迹,啧啧笑道:“蚯蚓爬爬,青灯,你小师弟的字也太丑了些,难怪乳名叫做丑儿。看来以后要让这家伙好好读书识字,不然我这个做师父的老脸,可就真没什么光了。”

青灯,是那四十寺枯瘦僧人的法号,至于他的俗名,连他本人都以忘记。

“都说青灯伴古佛,我却说,青灯本就是佛。”老瞎子最后笑着叹息一声。

手指掐动,老瞎子呢喃道:“陆生?符象?道家龙象?是个好名字,却是应景儿,就是可惜,还没吃饱。”

随后,老瞎子转身,沿着来时的道路款款而走,细细呢喃道:“大水将至,就看你如何选择了。”

寻阳江漆黑幽暗的江底,有两只硕大如灯笼的猩红巨眼猛然睁开,死死盯着岸上老瞎子的背影。

————————————-

天下共分三州,三州又以海洋为邻。

鹿瓷镇,位于青棠洲大戟国南部的十万大山边缘地界儿,自古偏居一隅。

加上十万大山是出了名的妖族地盘儿,哪怕是三大宗门之一的古镜宗对其无法彻底抹杀,也因为山上仙师的铁血镇压,十万大山的妖族都不得出世,只能留在山中安稳修行,这才有了鹿瓷镇的太平光景。

今年的谷雨时节,要比以往来得让人忧心。

雨太大了,虽说断断续续偶尔有过停歇,那些靠着黑土地吃饭的庄稼汉们坐在自己门口抽着旱烟,脸色有种说不出的担忧。

三日之后,雨水终于停歇。

像老瞎子说的那样,老天爷这泡尿确实撒得够久。

好在庄稼地那些刚刚发芽不久的幼苗,不知道是因为老天眷顾运气好,还是小镇百姓的水利做得好,没有枯败太多,算是个好消息。

有专门查探寻阳江水面的汉子在确定上涨多少之后也有了笑脸,还好,虽说看似有决堤的迹象,但终究没大问题,只要寻阳江不水灾泛滥,对他们来说就是天大的好消息。

青燕街店铺伙计们也纷纷开门做起了生意,虽说小镇不大,但每日的盈余还是有些赚头,一年到头还能积攒下点碎银子。

最开心的还属那些被爹娘关在家里,如今得以出门的年幼稚童,呼朋唤伴,结对成群,路面上的积水就是他们最喜欢的游戏,时不时一脚踩踏,溅起水花无数,随着遭殃的小玩伴们的大声嚷嚷,罪魁祸首的孩子便会哈哈大笑,乐此不疲。

那些庄稼汉子与自己妇人们,都会披着蓑衣,扛着锄头,赤着脚走在田野里,铲除枯败稻苗,扶正还有希望开出稻花的孱弱之禾,忙忙碌碌,却是一年之中最有希望的日子。

天地悠然,唯有人间是太平。

不过这些美好,跟四十寺里被人们刻意遗忘的小丑儿没什么关系。

不得不说,陆生得体魄确实极好,若是换成小镇普通少年,淋一夜雨估计最少都要大病一场,但他没有。

此刻,陆生躺在禅房床榻上,嘴唇干裂,双眼红肿,手中还握着那颗金色舍利,就像枯槁僧人坐化前手握飞蛾一般。

三天三夜,滴水未进。

今天,大日高照,乌云退散。

陆生走下床榻走入厨房,将两个已经变了味儿的馒头塞入口中,狼吞虎咽,又在水缸之中舀起一瓢凉水,三两下灌入肚子。

似乎是觉得有了些力气。

少年跑到主殿内的功德箱前一番搜刮,最终找到不过十余枚铜钱。

当他走到大门外时,少年远眺小镇,心中即是惴惴不安,却眼神坚毅。

他要给主持建一座衣冠冢,就像小乞儿那样,在哪死就在哪入土。

心中向佛陀祈祷,再等等,再等等,等自己给主持上了香烧了纸,就会带着罪过安心下地狱。

小镇没有官府直隶,所以很多大事都是由宗族老人定夺,百年来都是如此。

以前小乞儿的投河也是如此。

如今,若是陆生杀死老瞎子的事情被人知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那等待他的,会是被埋进土里,只留下半截身子漏在外面,然后就是一颗颗石子的投掷,活活砸死为止。

所以少年不奢求自己能逃过一劫,只求再等等。

最让人可怕的,是他也觉得自己该死。

小镇本就是位于汜施山脚下,路程不算太远,加上陆生从小的脚力就快,所以没到半炷香的工夫就来到青燕街入口。

街道上有嬉戏玩闹的孩子,本来欢天喜地,笑容满面。

但在看到陆生的一瞬间,全都纷纷躲避,藏在廊柱后面,藏在房屋之间的缝隙里,时不时交头接耳,还要提防少年突然露出本相吃人果腹,看向陆生的眼神都充满惧意。

与小镇相处十余年,陆生早已习惯,自顾自埋头赶路。

突然有一粒石子掠空,扔石子的人准头不错,一下就砸在了少年的脑门儿上,没有流血,但很疼,更心疼。

同时,动手的孩子大声叫喊了句:“妖怪,滚出镇子。”

这一嗓子,似乎引发群体共鸣之声,那些原本还在阴影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孩子们纷纷出言附和。

“妖怪,滚出镇子。”

“妖怪,滚出镇子。”

……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石头雨,砸在少年的额头,肩头,四肢。

陆生没有闪躲,这样的小打小闹他还真不怎么在乎,哪怕现在脸颊上已经出现伤口,他好似根本没察觉到疼痛,甚至嘴角还露出笑容,越来越明显,直到走出石头雨幕时,少年眯起眼,笑容满面。

看来自己杀人的事情还未被人知晓,那就足够了。

卖香烛纸钱的铺子在青燕街中段,祭祀先人,向来都是小镇的头等大事,如果有谁敢在这件事上马虎,那就等着被人戳脊梁骨戳到死。所以这样的铺子在这儿很受人待见,至少每年忌日和清明,生意总是红火异常。

铺子主人,是个喜欢毒舌的老婆婆,姓曲,岁数已过半百,满头银发,看相貌很和蔼可亲,但相熟之人都知道,这老婆姨,撕头挠脸没赢过,但吵架从没输过,而且最喜欢无中生有,阴阳怪气。

瞅见陆生进入铺子,曲婆婆在柜台后面抬起头,放下手中瓜子,言语很不客气道:“小丑儿来了,这次是给主持上香,还是给你自己上香啊?”

听听,瞅瞅,多么和善的待人接物。

陆生也没生气,或者说在这老婆婆面前根本生不了气,他神色木讷的点头道:“给主持上香,昨晚走了,回去还要挖土写碑。”

曲婆婆原本只是逞一时口舌之快,听到少年的答案后明显一愣,然后就再没阴阳怪气的言语,她哀叹一声,开始正儿八经做生意,“说吧,要多少纸钱和香烛。”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寻灵小说网 » 符象最新章节,陆生陆符象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