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我在末世有套红龙甲胄苏养生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星际战舰的通道内。此时通道的天花板外,众人突然听到了骨骼碎裂的声音,似有东西在外面咔吱咔吱作响,让人心烦意乱,又胆战心惊。许多声音如同下雨滴落在金属板的敲击声!但天花板外的声音敲击声没有像雨滴落一样给

书评专区

金满天繁:好看好看,不愧是我自己的书(手动狗头)

我在末世有套红龙甲胄

我在末世有套红龙甲胄》免费阅读

星际战舰的通道内。

此时通道的天花板外,众人突然听到了骨骼碎裂的声音,似有东西在外面咔吱咔吱作响,让人心烦意乱,又胆战心惊。

许多声音如同下雨滴落在金属板的敲击声!

但天花板外的声音敲击声没有像雨滴落一样给人带来一种舒适感,反而让人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身穿魂甲的拾荒者们耳听八方,听力上升的他们,能清晰的听到战舰隧道的天花板外,有一群东西在蠕动着身子爬行!

他们立刻架起枪口,面对着战舰通道的天花板,已经做好了随时开枪的准备!

想把它们打成蜂窝!

“笨蛋,你们在干嘛?”

裴九海听到后面的动静,特意回来看了一眼,结果发现他们居然在拿枪面对着天花板,还准备要开枪!?

“裴长官,这天花板外有动静,好像是有异兽在外爬到”

裴九海没有唤出魂甲,但他竖起耳朵仔细倾听,也听到了外面的声音。

裴九海挥手让他们放下枪械,解释道:“不用那么紧张,我们现在在战舰通道内,前人类建造时用的金属是镇金金属,就算是在我们现堡垒里,这都是稀有金属,是堡垒“天墙”的主要金属!”

“所以你们根本不用担心通道外的异兽生物会进来,不管是中型异兽还是小型异兽,根本无处可进。”

众人听到裴九海的解释,他们才放心的放下枪械,但还是警戒着四周,没有因此而掉以轻心。

裴九海看到自己的队员没有放轻松,顿时满意的点点头,算是对他们的一种认可,对一群新人来说,已经非常的不错。

“走吧,继续跟上队长”

十几名拾荒者和七名凡民一同前进

“怎么了?”

黄毛编号B6784看到后方的编号B5448咬着牙关捂着右臂,呆在原地显然有些吃疼。

他像是受了伤,于是黄毛编号B6784向前问道:“是之前挨的那一脚?”

青年编号B5448摇了摇头,但又点了点头,他说不上来,因为疼痛早已麻痹他所有心灵。

“到底怎么了?”

黄毛编号B6784看到他支支吾吾解释不上来,顿时就不耐烦的向前撩起他破旧的衣袖。

只发现他的右臂多出了一道长长的伤痕!还在缓缓向外流落出鲜血,随着手臂流到手指,最后溅落地面成为血花!

“伤口?你什么时候得的!?”

黄毛编号B6784急忙从自己破烂不堪的口袋中,谨慎的拿出一小瓶药粉抹上,然后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生怕被人抢走。

发现他们已经走远后,立刻到处药粉撒在伤口上,撕下自己衣服一角帮他包扎好。

在末荒上,要是一个人随便划伤出伤口感染和感冒,就一定要及时治疗,不然将是离死不远!

很多凡民有的是死在遗传病上,随后没回堡垒几天,便死在家里!而有的则是死在感染之上,所以在药物上,尘城里可以说是极其珍贵,黄毛编号B6784也是废了自己所有的人脉与价值点,才换来了这么一小瓶的药粉,就是为了防止在末荒上受伤感染或感冒。

青年编号B5448捂着伤口,道:“在我被踹那时候,应该是划到了某个尖锐的东西”

黄毛编号B6784看上去包扎很显熟,而且还有药物!准备齐全,很显然,B他当收荒者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谢了”

药物在凡民之间极其珍贵,青年编号5448是知道的,所以非常的感激他。

“不用谢”,黄毛编号B6784抬头看着青年编号B5448,他知道B5448在想什么,于是解释道:“我当收荒者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而且价值点也足够,不用在意。”

青年编号B5448无声的点点头,表示自己现在已经知道了。

黄毛编号B6784看着青年编号B5448笑道:“这就是为什么价值点在我们三人中是最多的原因”

黄毛编号B6784帮他包扎完,起身扛起资源箱,还有他的一份,说道:“走吧,要是掉队了可就麻烦了,不然又要挨一脚。”

青年编号B5448受了伤,黄毛凡民B6784扛起他的那一份资源箱。

“嗯”青年编号B5448点点头,没有倔强,因为他知道黄毛编号B6784的为人,也不介意他的帮助,毕竟自己也不是那种很倔的人。

….

某个舱间的角落

青年编号B5448在地板上的几滴血在空间亚子中散发出红色粒子!

血雾般的状颗粒气态!

血在密闭的舱间散发的粒子颗粒在虚空漂泊,直到气味触碰到魂灰的表皮,便消失云散,化为了一摊血雾,融进了魂灰之中与之一体!

魂灰堆积成山,鲜血的气息宛如色素,瞬间将它的颜色变化为血红色!

坟山般的魂灰鲜艳靓丽,血红沾染了整座舱间,直到…众多脑虫的降临!!

它们一个接一个的从天花板上留有的巨口中缓缓爬进!密密麻麻一片都是一坨一坨肥厚的肉,看起来十分惊悚!

要是密集恐惧症的人在此地,可能早就昏倒过去。

脑虫八只细长的腿伸展开来,似蜘蛛的细腿!

身体异常肥胖,相当于人的脑壳大!就同蜘蛛的屁股一般!

脑虫一只只在天花板上陨落而下,看似柔软容易爆裂的肉体,结果却与舱间地板擦出了火花!随后平稳的落在地上,一只只脚顶着另一边将自己翻转!

脑虫一只只爬到魂灰成山的周围,它们肥胖的身躯在慢慢蠕动着,看起来就像是毛毛虫的爬行,让人恶心。

脑虫底盘有微小的牙齿,它们长成如毛,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一颗颗脂肪粒。

脑虫张开身体下的嘴,腿向外展开,底盘被一点点拉长,然后它便直接扑上去,啃食着红色魂灰!开始享用人间美味!

在无数脑虫的啃食之下,不到2分钟,很快就将其堆积成山的魂灰吃得一干二净,根本没有留下一点痕迹,整间舱间若是有人来看,一定难以想象这是一间年陈的房间,

脑虫肥胖的身躯里突然钻出一缕缕毛发般的丝,丝的尾部亮起来白光,在虚空晃荡!

直到开始与另一只脑虫的丝连接,他们才得以宁静,就这样一只接一只,一个接一个,一分一秒的浪费着。

舱间所有脑虫都连接了起来!

它们像是在交流,又像是在握手联合的意思,直到它们缓缓分开丝。

等到最后一只脑虫分开丝时,它爬到着只肥胖的脑虫身子,控制着细丝沾了那几滴残留在地上的血液!

血红色从细丝的触须上开始慢慢侵染,直到将触须整条变为了红色,然后到身躯,脑虫才收起了触须般的长丝!

血红色的脑虫整个躯壳躯动起来!

那只变成血红色的脑虫激烈的躯动自己的身躯,像是异常的兴奋,最后迈开细长的八只腿,开始走出舱间,向拾荒者一行人的方向冲去!

….

裴九海失算就失算在忘了一间舱间有一个大口!

再加上凡民B5448的鲜血和魂灰在同一房间,而且还是密封状态,根本没有风吹进扰乱鲜血气味的飘散!直接让魂灰被鲜血激活了特性:高效性!

魂灰被激活的粒子再剧烈运动!红色激素侵蚀空气,正向外扩散开来!

…..

“前辈,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没有”

这名有着大师级30级实力的魂甲师,乃是一名老拾荒者,早在猎荒队里就呆了六年之久!

至今没有退休。

老拾荒者看着这名新人,好奇问道:“小子,你什么等级?”

那名青年拾荒者不好意思道:“资深级23级….”

老拾荒者笑着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没事,升级这种事不能急于求成,得一步一步来。”

魂甲师一共分五个等级阶段,分为:初习级魂甲师1级~10级!

资深级魂甲师11级~20级!

大师级魂甲师21级~30级!

宗师级魂甲师31级~40级!

以及人类的巅峰!传奇级魂甲师41级~50级!

传奇级,是个魂甲师所最渴望到达的境界!因为他代表着一个人的荣耀与骄傲!

老拾荒者传授了新人一些技巧,那就是冷静和沉着。

不过听到新人的话,老拾荒者有点不放心,便转头看了看后方

为了以防万一,还倾斜身子,将银色魂甲耳朵伸向后面的虚空之中,仔细的倾听。

他观察魂甲面板上并没有探测到有生物在向他们靠近,最后将身子转回,道:

“小子,是你想多了吧,别自己吓自己”

他拍了拍那位疑惑的青年拾荒者,道:“要是魂甲系统坏了,可能是铠魂老了吧”,他将枪械放置到后背,搭了搭手道:“小伙子,你该换了”

这名在魂甲里外貌年轻的拾荒者,此时沉默的低着头:“可我….”

“不想舍弃,对吧?”

“嗯”他点头承认道

毕竟自己这魂甲从学院到猎荒队,已经陪伴了他数十几年,早已是他内心里的伙伴,岂是别人说换就换的。

“我知道你对这台魂甲和铠魂有感情,但要是真的坏了,那么你只有两个选择”

只见这名声音很沧桑的老拾荒者抬起了两只手指,道:“第一是:换个铠魂,第二是:退出拾荒者,只能从这两个选一个”

“难道….”

还没等他说完,老拾荒者就抢先道:“难道不能维修?”

“嗯,对”

“哎”老拾荒者无奈的拍了拍他肩道:“你还是太年轻了,没经历过这种事,但只要习惯一下就好了”

“魂甲维修师只能维修魂甲外部问题,就相当于人的伤口化脓或是流血止血等外伤,而人的内伤,魂甲维修师只能束手无策,毕竟已我们的技术水平,还远远不够维修魂甲内部问题”

“嗯,受教了”声音年轻的拾荒者向他恭敬的一礼,算是尊敬老师的那种,

老拾荒者挥了挥手,表示小意思,毕竟照顾晚辈,乃是前辈应该做的事。

“嗯?”

老拾荒者好像也听到了什么声音,似嘈杂声或是撕裂的声音,它们仿佛在说话,但又像是在追逐。

他大概停顿了几秒,思考了几秒,因为这声音太过熟悉,像是地狱的使者,正招呼着客人到来!

“怎么了前辈?”新人不知道为什么他那么的惊恐。

那名老拾荒者望向宛如深渊的后方,他好似想到了什么,在魂甲里的他瞬间面色苍白,像是遇到了恐怕的东西!

瞬间大喊一声,大手一挥,将那名新人推开,向新人拾荒者大吼道:“跑!”

青年拾荒者被他推倒在地上,此时还处于一脸懵逼。

可当看到前辈被身后的深渊,探出一只只细微近透明的触须拉入黑暗之时!

他脑子一激灵!

害怕的畏惧从背颈向外扩散!直至全身!在地上瑟瑟发抖。

那名老拾荒者还在挣扎,但是无论怎样,都无法挣脱束缚,直到他被拖进深渊里,他喘着气,心跳声测响整个魂甲内的自己!

他非常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相信新人说的话!

黑暗的身后真的有动静,而且这些脑虫还能瞒过魂甲的系统!

怪不得魂甲没有警告他到来危险,可世上没有后悔药,也只能心灰意冷。

“队长!长官!”

他想用最后一丝力气想把话说完,可奈何脑虫的触须虽然细小,但强而有力,勒得他早已缓不过气。

脑虫在用他们宽大而细微的牙齿啃咬着魂甲,而那些细丝开始染上幽蓝色!像是在吸收魂甲的能量!

“跑!”

他用尽全力拼命对通讯器里的他们喊道!

“跑”一词深深扎入青年拾荒者的脑海之中!

他慌忙起身,满脸恐惧的向后跑,很是狼狈的样子。

脑虫们的细丝缠绕老前辈的身体越来越多,幽蓝色的线也越来越多。

老拾荒者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生命的流逝,开始有气无力!

他有气无力的手原本抓着他们的丝想挣脱,但慢慢的,挣扎越来越缓慢,最后手垂落而下,魂甲被强制解除,露出了他沧桑的身躯!

脑虫们还没满足,吸收完魂甲的能量,继续吸收着属于他的真正生命!

只见他的身躯开始慢慢变成一具空壳!灵魂正向脱身而出!随着它们疯狂的吸收!

“啊!!!”

老拾荒者撕心裂肺的大喊,有力有肉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最后皮包骨,成了一具枯萎的干尸!

新人听到了身后的惨叫,身子抵抗恐惧,颠簸的在地上爬,艰难的起身跑!

脑虫们将老拾荒者弃在地上,在他手背上的印记也随之消失!

吸收完人魂魄的脑虫们异常兴奋!开始疯狂的继续向前涌动!

而老拾荒者的尸体,只能任时间的挪移,化为魂灰,挥洒在虚空之中,最终只能死不瞑目。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寻灵小说网 » 我在末世有套红龙甲胄苏养生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