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消失的八千万傅宇光林茹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因为来城北支行之前傅雨光做了很长时间的工会工作,他对于涉及群众疾苦的事情,都有一股想方设法立刻给予解决的冲动。听到大冬瓜那略带哭腔的倾诉,傅雨光心里深表同情。他来城北支行有好几个星期了,曾多次从办公楼

书评专区

消失的八千万

消失的八千万》免费阅读

因为来城北支行之前傅雨光做了很长时间的工会工作,他对于涉及群众疾苦的事情,都有一股想方设法立刻给予解决的冲动。

听到大冬瓜那略带哭腔的倾诉,傅雨光心里深表同情。他来城北支行有好几个星期了,曾多次从办公楼的后窗观察过大楼后面那一片低矮的小平房。本来就很简陋的平房,加上前些年各家私盖的“防震棚”,更加显得破烂不堪。与刚刚装修一新的银行大楼以及旁边的那座四星级豪华宾馆相比,让人看后心里很不舒服。

傅雨光心里暗想:如果这个姓唐的男人说的情况都是真的,银行方面确实应该给人家一些补偿,毕竟是咱们遮挡了人家的阳光了嘛,长期生活在没有阳光的屋子里,别说是风湿性关节炎患者,就是正常人,时间长了也会影响健康啊。

可是,傅雨光有总觉得眼前这个老唐说话有些不实,虚头吧脑,而且带着一股匪气。吸取前几天在“出纳工作服问题”上盲目表态的教训,傅雨光没有立刻表示自己的态度。他继续和气地跟大冬瓜攀谈着:

“你说的情况我都听明白了,你觉得这个问题应该怎么解决才合理呢?”

大冬瓜觉得眼前这个傅行长确实好说话,过去他来银行那么多次,从来没有人认真听过他的陈述,更没有人征求过他对解决问题的意见,看来这回拿点补偿款还真的有门。

他想了想说:“我刚才说过了,你们银行的大楼已经盖在这了,我也不可能让你们拆掉。但是你们必须给我补偿,不然的话,我就找市长、找记者,我给你们曝光。”

傅雨光笑了笑,说:“你先别急着找市长,咱们不是正谈着呢吗。你希望银行给你多少补偿你才能够接受呢?”

大冬瓜翻翻眼睛说:“这么着吧,你们给五万块钱,一把清,以后不论再发生什么事,我绝不再找银行的麻烦,怎么样?”

好家伙,真是狮子张大口啊,一张嘴就是五万块。这个数目远远超过了傅雨光心里能够承受的上限。

傅雨光仔细端详着大冬瓜那个不规则圆形的脑袋。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不是平常的居民,他也不是来正经谈问题的,他恐怕是个“混混”,是来找银行敲竹杠的。对他反映的问题,看来还要仔细核实之后才能表态。

傅雨光不动声色地继续与大冬瓜攀谈:“你在这个地方住了多久了?”

“那可有日子了,打从我爸那一辈儿,我们家就住这儿。”看傅雨光挺好说话,大冬瓜的话也多了起来。

“噢,那你家的房子是私房还是你们单位的分的房子啊?”

“单位分的房?呵呵,你刚来,可能还没听说过我,我是‘刚从山上下来的’你知道吗?我压根就没工作、没单位,除了监狱,没人给我分过房子。现在住的这个,是我爸给我留下的。我爸是铁路上的,一九六三年,铁路局为了安排外地来的职工,在这盖了几排宿舍,分给我们家两间。后来我爸我妈都去世了,就传给我了。”

“噢,你是一九六三年搬过来的。”

“可不是吗,小三十年了。”

傅雨光突然想起自己上任之前,工会主席老丁给他讲的那些关于城北支行大楼的故事。其中说到,英国老传教士福克斯是在日本鬼子占领这个城市之前建成的这座教堂,算起来应该是一九三六年前后。而这位老唐的房子是一九六三年才盖的。这里根本不存在银行办公楼补偿平房所谓损失的问题。

傅雨光心里有数了。

他问大冬瓜:“你说银行的大楼挡了你家的阳光,是吧?”

“是啊,你耳朵没毛病吧,这话我说了好几回了呀。”

“你家的房子是铁路局一九六三年盖的,是吧?”

“是啊,怎么了?”

傅雨光故意抬头用目光在办公室四处扫了一圈,问大冬瓜:“你知道银行这个大楼是哪年盖的吗?”

大冬瓜不屑地答道:“当然知道啦,三年前盖的,具体说,是一九八九年九月盖成的。对不对?”

傅雨光微笑着摇摇头,说:“不对呀,老唐。我们这个办公楼是用原来那个老教堂装修的,你知道吧?”

“我当然知道了,这座老教堂我太熟悉了。我小的时候,就经常钻到教堂里边去玩啊。”

“那,你知道那个老教堂是哪年建的吗?”

“那可有些日子了,听我妈说,好像是日本鬼子在的时候就有了。”

“我告诉你吧,准确的时间是一九三六年。”

大冬瓜疑惑地说:“咱们正说着补偿款的事,你跟我扯老教堂的事情干嘛呀?我可没时间跟你这瞎扯淡。”

傅雨光心平气和地说:“这可不是瞎扯,这些个事情互相都联系着呢。我请教你一个问题行吗?”

“你赶紧说,说完了咱最好还是接着说正事。”

“我说的都是正事。你听着噢,有一个老农,在院子里种了一棵桃树,几年以后,桃树长大了,开始结桃了。后来不知道谁坐在树底下吃枣,扔了一地枣核,第二年从桃树底下钻出一棵小枣树来。小枣树嫌桃树太大,妨碍它生长,闹着让农夫把桃树砍了。你说这个农夫该不该砍掉那棵桃树啊?”

大冬瓜说:“你这逗小孩呢吧?当然不能砍桃树啊,凡事总得讲个先来后到,是吧?人家桃树是先长在那的,枣树是后钻出来的,要砍也得把枣树砍了呀。”

傅雨光双手一拍,笑道:“这就对了,这座教堂是一九三六年盖的,你的房子是一九六三年盖的,铁路局早就知道教堂后边阳光不足,愣要在那里盖房子,你说这‘遮阳’的问题是怨前边的教堂啊,还是怨后边的平房啊?”

“这……”

大冬瓜这才发现自己被这个傅行长绕进去了,他自己被傅行长牵着鼻子绕了一大圈,自己亲口承认“凡事总得讲个先来后到”,也就是说,自己家没有阳光怨不得五十多年前就盖好了的教堂,而是怨三十年前铁路局的领导盖房子选错了地方。

大冬瓜顿时恼羞成怒,地痞的本色也露了出来,他呼地站了起来骂道:“嘿,我靠,你他妈这是转着圈地绕我呀?跟老子来他妈的这套!找抽呢吧?”

说着他上前想抓住傅雨光的脖领子,心想:软的不行咱就来硬的吧。谁知刚刚伸出去的手,立刻被傅雨光那铁钳子一样的手攥得死死的。

傅雨光笑了笑,说:“老唐啊,有事好好说,别那么激动好不好?”

大冬瓜想挣脱傅雨光的手,但使出了吃奶的劲,却一动也不能动。

傅雨光冷冷地看着大冬瓜说:“知道我原来是干什么的吗?我当年是军区单兵格斗比赛亚军。想跟我练练吗?”

这话还真不是傅雨光编故事吓唬大冬瓜,傅雨光调到军区文工团专业搞创作之前,是侦察连的战士。经过几年的严格训练,他的侦察格斗技术非常扎实,参加过军区侦察兵技能比武,荣获第二名,也是个身上有些功夫的人,只是他为人低调,从不张扬,所以没有人知道罢了。

大冬瓜是在江湖上混的人,一交手,他就知道傅雨光绝不是一般人,真动起手来,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

他不再逞能,哀求傅雨光道:“兄弟,你先松手,我这手腕子快让你捏折了!”

傅雨光松开了手,大冬瓜迅速跑到门口,见已经处在安全之地,他放下心来转身骂道:“好,跟老子玩这套,你等着!回头我他妈活劈了你丫的!”

傅雨光一跺脚,做出要追出去的样子。大冬瓜赶紧跌跌撞撞地跑出了办公室。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寻灵小说网 » 消失的八千万傅宇光林茹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