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婿界第一最新章节,凌宇全文免费阅读

偌大的会客厅内,金光烁熠,凌宇缓缓抽过神来,神色有些吃惊。那个走进大厅的中年男子他可一点也不认识,甚至可以说,陌生至极。细瞧那男子的模样,剑眉星目,英俊端庄,倒是有几分精雕细琢的颜值。可是,这一上来就

书评专区

婿界第一

婿界第一》免费阅读

偌大的会客厅内,金光烁熠,凌宇缓缓抽过神来,神色有些吃惊。

那个走进大厅的中年男子他可一点也不认识,甚至可以说,陌生至极。

细瞧那男子的模样,剑眉星目,英俊端庄,倒是有几分精雕细琢的颜值。

可是,这一上来就是一口一个贤侄,这不是在乱认亲戚吗?

虽然对凌宇来说,他不介意多上几个这样的亲戚,最好是能够来上一打。

正想到这儿,对方已经激动不已地跑过来,差点要动嘴亲在凌宇的脸颊一侧。

他热情地揽住凌宇的双肩,一点也不嫌弃凌宇这时候的土鳖装扮,似乎他俩很熟,关系还不浅。

凌宇当下狠吃一惊,心想着下一秒,这位叔叔该不会想要跟他称兄道弟吧?

这位大叔的表现,使得凌宇有些受宠若惊,不过他根本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叔叔……我们之前见过面吗?”凌宇默默问道。

虽然他也有些被对方的热情攻势冲昏了头脑,但意识,总算还是保持清醒。

“贤侄啊,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可我对你啊,那是一见如故啊!你难道感受不到吗?”江峰一阵爽朗笑声道。

江家的仆人也是瞪傻了眼,从来就没见老爷子这般待客,而且还是对这样一位初出茅庐的少年。

凌宇本人更是眼呆人傻掉了。

心下一沉,这大叔要是心理没病,那绝对是个gay!

难不成,刚一见面看上他这只小鲜肉啦?!

待他往四周看去,发现招待自己的排场似乎蛮大的。

从那位大叔上来招呼之前,周围两排已经端正陈列着几十名模样清秀、气质极佳的女仆,她们微微笑着,看得凌宇骨肉分离,整个人都要软掉了。这一个个的模样都不比隔壁村的翠花颜值低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另外,还有一群从门外窜进来的带着黑色墨镜的保镖,全是肌肉男,完美诠释了威武不能屈。这群保镖整齐划一地矗在两旁,纪律严明,作风优良,场面霎时十分气派。

见着凌宇一头雾水,江峰缓缓说道:“白枫长老可是我的恩师,说起来,我们还算得上是同门师兄呢。”

瞧着江峰那套近乎的神色,凌宇逐渐明白了过来,想来这江家的主人跟自己师傅有点交情,以至于才能解释他师傅怎么会有江府的请帖。就是因为这些复杂的关联,江峰才会对自己这般颇有好感。

至于那一句恩师,他到底还是明白的,他凌宇便是白枫门下首位弟子,在师兄弟一辈,他排行老大,毕竟也就只有他一人在榜。

话虽如此,凌宇还是一副巴结地道:“师兄好!”跟有钱人做朋友,说不上是理想,倒也是凌宇时下最大的追求了。

江峰点头应了声,算是彼此互相承认了。

就在这时,鱼篓里的九纹谷龙鱼确是苏醒了过来,旋即它又活蹦,又乱跳的。

凌宇这才恍然大悟,想到自己了这一行的目的所在。

然而,江峰却是好奇地追问道:“师弟,你这鱼篓里装的是什么?”

凌宇没有急着搭腔,而是反问道:“师兄,你这府上可是有人患了奇难绝症,师傅此番嘱托我下山特地带上这条九纹谷龙鱼就是来府上行医的。”

“九纹谷龙鱼?那素儿的病岂不是有救了……”江峰自言自语道。

江峰突然眉头紧蹙,剑眉下的黑色眸中闪出道道金光,一副欣喜不已的模样。

凌宇不解,慨然问道:“素儿是谁?”

“我家夫人,也就是你的伯母。”

自己竟然直呼长辈名讳?凌宇吓了自己一跳,忙说:“不好意思,失礼了。”

江峰不以为然,刚想带着凌宇直奔病房,救人要紧,旋即却又转过身对其说道:“贤侄用过膳没?要不我叫厨房给你准备些晚饭,等你吃饱喝足了,晚些再去给你伯母看病。”

怎么说,来者都是客,不先招待那江府的脸面倒是过意不去了。

一听“用膳”二字,凌宇唾沫分泌量霎时倍增,究竟不是普通人家,用词都如此地金贵。

一想到那些大鱼大肉,山珍海味,他的肚子也擅作主张地咕噜咕噜响起。

江峰偷笑了,凌宇好没面子。

“不了不了,还是治病救人要紧,这九纹谷龙鱼的活性可撑不了多久,要赶快为伯母诊断病情才是。”

就算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凌宇也决定了,给自己争口气,这次就要一回脸。

江峰也不打算再争取什么,直接道:“既然如此,贤侄,你这就随我来,我带你去见你的伯母。”

江峰握着那张红色请帖,不知在思量什么。沿途不时回过神打量凌宇上下,此间的赏识毫无遮掩地暴露于表,所谓,英雄不问出处,对于凌宇这孩子他是极为看重的。

对此,凌宇还是有点心慌慌的,他那么一个大男人怎么能用那种眼神看自己?凌宇觉着自己好像被对方人肉一样,突然就有点小害羞了起来。

绕开会客厅的那座大门,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片青砖绿地,假山墨池,整个场景霎时别开生面,犹如一脚踏入幻境。

江峰领着凌宇缓缓走进一座名为“亭素小苑”的别苑之内。

这小苑,初具规模,很像一处私宅。苑内周围种植着一些很普通的花草,修饰繁多却也极为简谱,一股淡雅芬芳之意于此油然而生。哪怕这青砖路面刚被雨水浸湿了,但却无一丝泥泞黄泥。

然而,凌宇的出现打破了这份干净。

凌宇转身侧目,发现自己刚刚染指的路面很快有人搭着拖把上来洗掉那些污渍。

那是一位穿着雨衣气质却不凡的女仆,看样子,芳龄也只有十七八岁,但看向凌宇这位始作俑者时,目光之中满是毒蛇。

凌宇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深感非常抱歉。

他这个人什么都不怕,就怕女孩子凶他,而且还是如此如花似玉的姑娘,那简直就是拿针筒扎在他的小心心上。

没想到没想到,这大户人家如此注重卫生,凌宇打量了自己上下,痛定思痛,以后要好好做个人了,不然,连小姐姐都不待见自己了呢。

冷风呼啸而来,一身蓑衣的凌宇抖了机灵。他还是感觉这个地方过于冷清了些,完全不像是活人居住的地方。

江峰轻轻敲了一下门,房屋的门慢慢打开,一股扑鼻的中药味随之袭来,凌宇怔了一下,细品之下便知其中药材何其珍贵,何其地价值不菲呐。

他审视着室内,却见不少穿着白衣服饰的老头,一看就知上了好大一把年纪。这些人都是江府特请上门来给张亭素医治奇症的贵客,同时是放眼整个医道上赫赫有名的老中医。

这些人像极了一个治疗团队,之中有的在熬制新药,有的在讨论治疗方案,有的在摇头不语……至于病床之上那位尊贵之躯,依旧不动声色,没有半点精神。

“你伯母昏迷了快一年半了,请了好多医生,无论是国内的著名中医,还是闻名国际的西医,都无法根治你伯母的骨癌之症。”

凌宇傻眼了:她居然得了那么严重的绝症——骨癌!那岂不是说一只脚已经踏入了棺材板?

那些老中医打量着凌宇一身装扮,不知道江家家主这番是何意,竟然请个钓鱼的小生前来……干嘛的?

见几位老者吃惊的样子,江峰充分表明了凌宇的医者身份,他们更加吃惊了,如此年纪轻轻的一个黄毛小子,医术会比他们高明多得多?

面对众人的质疑以及鄙视,凌宇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小生不才,师从天玄山药皇阁白枫大师麾下。”

天玄山药皇阁?这个名号一响,众位老中医屁都不敢放了,无一不是哑口无言。

那位可是屹立于医学界顶端的隐世药皇,可不是他们有资格能说三道四的。

对于凌宇的身份,还是有人提出了疑问:“你是药皇的弟子?可我怎么没听说过。”

“据说,药皇白枫从不收徒,你是从哪冒出来的?”又有一人附和道。

江峰本想出面化解,谁知,凌宇却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一块紫金令牌,顿时亮瞎众人的双眼。

“这是……药皇阁的紫金令!”

良久,现场吃紧的气氛宛若凝固一般久久不散,此时已没人敢再多嘴一句什么。

鱼篓重达十斤的家伙却又不安分起来,似乎也想凑一份热闹,一名老中医旋即问道:“敢问少侠,娄中何物?”

“九纹谷龙鱼。”

那名老中医听闻,当场惊掉下巴:“这鱼……可是极品生物药材啊!要是治疗这骨癌,没准一副药下去就能病除了。”

“有这么神奇吗?”

“九纹谷龙鱼你都不知道,你也太孤陋寡闻了吧。”

诸位老中医又陷入了疯狂而紧张激烈的讨论之中……

九纹谷龙鱼的奇效医能放眼整个医学界是尤为出名的,只是当下很少人能通过现代手段捕抓到这样的妙凡生物。传说,这种鱼是有灵智的,它们往往可以自主选择避开人类的活动范围,甚至冲破渔夫们精心设下的天罗地网。所以,能不能有缘见到本尊都是个问题,更别说有机会将它们抓住了。

卧床之上的张亭素嘴唇发紫,脸色煞白,似乎已渐入膏肓。

江峰心急之下,直接拉着凌宇走进内室,对于那些老中医的好奇直接置之不理。

拉开那古色帘子,凌宇很快发现那张床上躺着一名神情柔弱的贵妇,只见她眉目如画,模样秀丽,就算此刻的脸色无比苍白,却依然藏不住那楚楚动人的气质。

凌宇显然被对方的容貌给震惊到了。

这是比我妈还要漂亮啊!

凌宇中肯地点评道。

那妇人何其地雍容华贵,令他瞬间没了自己的主场,矗在一旁尽显着卑微。

仔细一瞧,妇人的情况似乎并不容乐观,形势有些岌岌可危。

旋即,凌宇抬手一挥,两枚银针咻地一下,掠过气层,从他袖口赫然飞出,最后直抵张亭素的上下两处天穴脉。

江峰立在一旁,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名有见识的老医者看到这一幕,却是大惊失色道:“这是……两仪针诀!”

“两仪针诀?早就失传已久的针术,没想到竟然在一个少年身上重现了,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这小子……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

凌宇沉色以待,立刻运出体内的阴阳真气,随着针诀打开的脉口径直切入,继而继续探查张亭素的内在病情。

不多时,他额头上已有些热汗冒出。若说要根治骨癌,以他如今非凡的医术,其实并没有那么难治,只是要花费不少时间与精力罢了。唯一一点,令凌宇大为不解,张亭素除了表面上表露出来的绝症,似乎还暗有隐情。

很快,凌宇倾注余力,便找到了那个突破口……没错,就是湿罗蛊毒!

凌宇猜测,这是有人要毒害这贵妇啊!

这蛊毒绝非中原所有,根据古书中的记载,这本是来自于西方湿罗国一位蛊毒大师的独家秘法。

想到这里,凌宇抬起一道真火,直达张亭素的天枢。

凝灵化魄,广散天阳。

九曲通枢,攘邪境明。

再之后,凌宇从口袋中摸出一个药盒,里头现出一枚红蓝色的丹药。

那正是玄阶丹药——紫幽血金兰!

顺势拨开张亭素的双唇,丹药直达她的腹内。

江峰作为外行,看得是一阵晕头转向,凌宇这神乎其技的手法,他除了叹为观止,也不敢多言,毕竟对方的身份,那可是堂堂药皇首徒啊!

药入腹中,奇效即生。

一只黑色的蜈蚣缓缓从张亭素鼻中爬出,这活见鬼的一幕,令江峰在内的所有人都吃惊不已。

江峰忙问:“这是……”

“黑蚣蛊毒!”

任凭众人如何吃惊,这毒简直就是前所未闻,凌宇对此却是不以为然。很快,他就将那黑蜈蚣纳入自己袖下,占为己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那毒物已然被凌宇彻底驯服,成了他凌宇的囊中私物。

这个时候,他才慢慢松了一口气,但眉目依然皱起。

“怎么样了?”江峰着急问道。

“只是解了蛊毒,若要想根治骨癌,还得靠它!”凌宇顿时拍了拍鱼篓里的那位大哥。

接着,江峰就按照凌宇的指示,让江府的仆人取来一口圆桌,一盆清水,一个火炉,以及一把闪闪发光的菜刀。

一开始所有人都以为,凌神医这是用功过度饿了,要现场大展厨艺。

手起横刀,寒光逼厄,屋内的气氛为之一肃,凌宇御刀立于火炉上加热。

待预热完毕,他抬脚一踢,那鱼篓里的九纹谷龙鱼便脱筐而出,显出十斤重的庞大身躯。

“三千流光闪!”

唰唰唰!

空气中,无数刀影划过浮空,所有人睁大了瞳孔也看不清凌宇快刀斩乱麻般的招式,正所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最多也不过如此而已了吧。

整个过程犹如电光火石间一蹴而就,那十斤大鱼却依然悬在空中,仿佛陷入了绝对静止,任他宰割。

没人知道,那只十斤大鱼究竟遭遇了什么。

可就是这么……被整齐划一地肢解了?!

凌宇不慌不忙取下腹中鱼胆,再次挥刀除去多余的鳞片,片片光鲜肉嫩,踩着空气薄膜,有条不紊地没入锅中。此外,他运力装下了一碗新鲜的鱼血,竟然没有半点鱼腥味,全场为之愕然。

由于这大鱼血储量过量了些,他凌宇也就勉为其难地喝了不少,毕竟这可不是普普通通的鱼血。

众人看到这一幕险些倒地不起,这已经严重超出了他们的心理承受范围。

没想到,凌宇边喝着鱼血,还很大方地道:“诸位,要喝点吗?不收钱的!”

众人连忙婉拒。

在给张亭素喝下那碗生机勃勃的鱼血之后,江峰发现,她原先苍白无力的脸色居然一下变得红润了不少,这是前所未有的变化。

江峰刚想说些感谢的话,凌宇这时已经端着碗里鲜香四溢的九纹谷龙鱼,细嚼慢咽地走来:“江叔叔,等伯母吃下三碗鱼汤鱼肉,之后再按照我的方子给她抓药调息,我担保,不到两个星期,她就能完全康复了。”

听闻这话,江峰感激涕零,差点都要跪下向凌宇磕头谢恩了,还好凌宇当时就劝住了他。

过了一会儿,江峰突然靠上前来,拉着凌宇走到了一处隔间。

江峰盯着凌宇的目光,像极了逼宫,诡笑道:“凌神医,咱们找个时间我们聊一聊这婚帖的事吧?”

凌宇懵了,大为不解:“婚帖?什么婚帖……”

江峰满是疑惑地道:“当然是你的婚帖,还能有谁?难道你现在还不知道你跟我江家的婚约……”

“我……靠!”

凌宇直觉天旋地转,该不会是,白老头把自己给卖了吧?这么看来,那老头当初交代自己的红色帖子,莫不是就是名副其实的卖身契!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寻灵小说网 » 婿界第一最新章节,凌宇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