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吴玄机陆紫虚《医本是道》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道历2879年,诸侯作乱,群雄割据,天下刀兵四起。内有阉人乱国,外有蛮夷进犯。苍生倒悬,江山社稷倾覆仅在顷刻之间。星沙郡,十月十五,下元日,道观寺庙之中诵经之声此起彼伏,祈福禳灾;百姓人家烧菜做饭祭祀

医本是道

医本是道》免费阅读

道历2879年,诸侯作乱,群雄割据,天下刀兵四起。内有阉人乱国,外有蛮夷进犯。苍生倒悬,江山社稷倾覆仅在顷刻之间。

星沙郡,十月十五,下元日,道观寺庙之中诵经之声此起彼伏,祈福禳灾;百姓人家烧菜做饭祭祀先祖,以求祖先赐福。奈何天公不作美,从早晨便开始下雨,起初是小雨淅沥,午后转为大雨。在坟前祭祖的富人们放下三牲贡品便回屋避雨去了,独留贫穷人家一辈子也吃不上几回都肉食于孤坟之前。

以往每年下元节都会在城内举办灯会,但如今已有十余年未曾举办。只因当朝政局动荡,连年战事,民不聊生,百姓流离失所者数不胜数。自黄祸后,百姓家家户户房门紧闭、足不出户,唯恐深夜出行被官府当做细作捉了去。

秋日总归是晚得比夏日早些,又是下了一日的雨,不到酉时便天色渐黑。虽未到掌灯时分,但因天色渐黑,城中陆续亮起了烛光,烛光如星点一般。那些灯火辉煌所在,无疑便是城东的富贵人家。

平民多住西城,城西灯光昏暗。此时灯油昂贵,不似富人家一般谁都用的起,平民人家一盏灯油能用上许多时日。然而西北处有一处光亮,此处比之寻常人家灯烛要亮上不少,但比之富贵人家却要显得昏暗了些许。此处门庭若市,人影攒动,络绎不绝,不时有进出的百姓。来到此处的百姓脸上略带痛苦之色,从门内走出后,或是欣喜非常,或是痛苦之色大减。

抬头一看,此处竟是星沙太守衙门,乃是新任太守张机办公之所。

这张机何许人也?他乃豫州人氏,萌父辈之荫而入仕途。更是当世圣手张德明之徒,出师后便一边为官一边悬壶济世,晚年著医书若干。《殇寒论》便是出自他手,乃后世医家必读之经典。无数医家都要尊称他一声医圣,开堂坐诊也是自此人而来,乃是一位心怀天下的医者。

大堂案桌正中坐着一位头发有些斑白的中年人,正在为进门的百姓诊脉,此人便是张机。案桌旁坐着一位面色苍白,咳嗽不断的妇人,张机为妇人把脉,张机问道:“咳嗽几日了?”

妇人道:“回先生问,已有三日了。”

张机问:“可还有其他症状?”

妇人道:“有,浑身无力,腹泻,畏寒也已有四五日了。”

张机皱眉问道:“为何不早些找郎中诊治?”

妇人面露苦涩的道:“先生有所不知,家中无有米粮,加之家中男丁皆被充军,家中留下已身怀六甲的儿媳,还有一位年幼孙儿,无人下地耕种。银钱都被买了米粮,哪里来的银钱找郎中诊治。若非大人每月初一、十五两日开堂坐诊,亦不问诊费,老身说不得要在家中等死了。”说完妇人又抽噎了起来,当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张机听完又皱起眉头,询问身后站着都掌簿:“她所言可是真的?”

掌簿躬身回答道:“回大人,正是如此。大人有所不知,如今天下大乱,民不聊生,我星沙郡比之周遭郡县都要好上许多,江夏、南阳等地多有逃难者来我郡内投亲靠友。交州岭南一带更是瘟疫横行,上次大人让属下打听各地瘟疫之事还未来得及向大人禀报,大人如今问起,正好告知于大人。”

张机闻言沉默,他知道如今朝中已是乱成一锅粥,若非这家中老父让他走入仕途,也许现在他已经在为更多百姓解除病痛了,而不是在这高堂之上,每月仅有两日为人诊治。天下百姓患病之人数不胜数,他如何能尽数医得。想到这张机又是一阵叹息。

妇人见张机出神,轻声问道:“大人,我这病可还有法可医?”

张机回神,说道:“无碍,三剂便可去病。”说完低头开药。不多时将所开药方交给妇人。妇人接过药方,一看所开之药,又叹息了一声。

张机知道妇人是为药材为难,如今乱世,不仅米粮紧缺,药材亦是缺的紧。对身后的掌簿道:“将我的俸禄拿出一些分给百姓吧,但凡身无分文者拿出一些与他买药。今晚你清点府库,除维持衙门用度之物,其余的都分给百姓。库中陈粮都拿出来分发给百姓吧。”

掌簿大惊:“大人使不得啊,府衙中钱财分了便分了,粮食不能分啊,若是军队来索粮,我等又无粮可给,这可是要杀头的。”

张机道:“分给百姓便是,一切有我。”

……

当夜张机为百姓诊治到戌时方才关门闭户。

张机走出衙门往家走去,路经一个破庙。这破庙乃是前朝所建,如今已是破旧不堪,神像金漆都已剥落,露出内中泥胎,神像的脑袋也被贼人偷去,看衣着当是道门神仙,具体是谁便不得而知了。

破庙大殿正中燃着一摊篝火,篝火四周围坐着几个衣衫褴褛的叫花子相互搓手取暖。这些叫花子年纪最大者也不过十三四岁,最小者不过七八岁的光景。

那年纪最大者是个女孩,虽说是个乞儿,但观其五官,也颇为精致,是个美人儿胚子,想来其父母也非丑陋之人。此时面容姣好者多为贵族,面容丑鄙者多为贫穷人家。穷人家是养不起漂亮女子的,想来此女或是某没落贵胄之后。

女孩此时正端着碗跟躺在神像前草垛之上的同伴说话,还时不时给同伴喂着什么,同伴不时发出咳嗽之声。

那躺在草垛之上的乞儿约莫十二三岁,是个男孩,生得很是瘦弱,想来是已经许久未曾饱腹,此时面色苍白,咳嗽连连。男孩并不接拿同伴递过来的碗,对递碗的女孩声音嘶哑地说道:“婉儿姐,别为我浪费钱了。今年冬天我怕是熬不过去了,这病治不好的。给我买药都钱不如给紫虚看病,她还小,早些找郎中诊治,说不得还能医治她的失聪失语之症。”

除了这二人,庙内还有两个乞儿,一个高大男孩正在做饭,闻气味怕是些酸腐之物放在罐子里一顿乱炖,给修行人吃了怕是也要泄上几日。

另一个是个众人中年纪最小者,是个女孩,正在劈柴。女孩眼睛很大,一直不曾开口,只靠手语和在地上写画与做饭的男孩交流,当是个哑女。想来应是躺在草垛上的男孩口中的紫虚无疑。

婉儿劝慰了男孩几句,再将药碗递到男孩面前。男孩猛然间翻身坐起,抬手打翻药碗,怒视婉儿。

婉儿急忙捡拾药碗,好在碗没碎,但药已是覆水难收,一滴也不曾剩下。

男孩眼中噙着泪水看着女孩,眼中怒意渐消,悲殇之意取而代之,片刻过后抬起袖子擦去眼角泪水,然后又躺了下去,再不说话。他知道自己这病受不得寒,如今还未到冬天,自己就已是咳成这样,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终究还是个孩子,对死亡还是抱有惧意的,他也不想死,他想活下来。

婉儿无奈的看了那躺草垛之上的男孩一眼,走到做饭男孩身边,忧心忡忡地看着已经彻底黑下来的天空,“也不知道怀义和怀礼有没有乞要到玄机的药草?”

“没见我那俩弟弟回来,玄机为啥不喝药?”男孩问道。

婉儿无奈摇头,说道“还不是紫虚的事。”

男孩知道其中道理,岔开话题说道:“婉儿姐,我去找他俩吧,别出了什么事。”男孩心中还是很担心自己的两个弟弟的。

“你小心些。”婉儿叮嘱道。

二人说话间,门外传来说话声,一个声音问道:“老头,你是谁?在我们家门前站着做甚?”

张机说道:“小兄弟,这天黑雨大的,老朽可否进去避避雨?老朽有钱,可付房钱。”说完从身上摸出了一钱碎银。

另一个稍微稚嫩一些的声音传来:“那进去吧。”

庙中声音传来:“怀义谁啊?”

门外两个稚嫩童声的主人便是张怀义、张怀礼两兄弟。

张怀义说道:“张怀仁,我们仨同日出生,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你不过比我俩早从娘胎中出来半个时辰不到,少拿那兄长语气与我俩说话。我俩出门是为了玄机哥哥还有婉儿姐姐的。今儿没讨你那份。”

张怀仁听怀义这么跟他说话,鼻子都气歪了:“早一柱香我也是你哥!快把东西拿出来,哥哥我帮你加些料,那更是人间美味。”

转头又对张怀礼说道:“怀礼,你怀里藏的啥?”

“你猜?嘿嘿。”张怀礼坏笑道。

婉儿从庙中走出,对门口众人说道:“快些进来吧,别淋着了,你们若是病了,再加上一个吴玄机,到时可就是一屋子的病秧子,你们仨还指着我们两个弱女子照顾你们这群大老爷们吗?”说完又对张机说道:“谢先生厚赐,先生快请入内,烤火驱寒。”

张机闻言,跟着众人进入破庙中,借着火光看向众人。只见这些乞儿各个面黄肌瘦的,显然是很长时间没有讨要到好的吃食了。张怀义、张怀仁兄弟身上还看得见一块块的青紫淤伤,显然是与人殴打了。

“好了,人齐了,快开饭吧。”张怀礼冲篝火旁边的张怀仁说道,言罢,将怀中的事物拿出来。张机定眼一瞧,竟是几个被泥水染成黄色的白馍和一根被野狗啃过一口的猪肘子。

张机心酸的问道:“怀礼兄弟,你这吃食从何而来。”

张怀礼坦然道:“你们富人不知我们穷人的苦。平日里要吃肉那可是天方夜谭,只得过节时偷富人家的祭祖之食。若不是老天有眼,这场大雨把那些老爷们冲了回去,我们这些小乞儿少不得挨顿打。他娘的,坟山而已,这富人家居然还让家奴带着棍棒看守,算老子倒霉居然被惜财、惜命这俩恶仆发现了,还好老子技高一筹,有些拳脚,不然还真被那两兄弟给打死了。”说完摆出一个并不标准的武人抱架。

婉儿见他这模样,随手一拍张怀礼身上的淤青,疼得张怀礼呲牙咧嘴的。婉儿说道:“行了别吹了,你哥也伤成这样,肯定不是你一个人跟那兄弟俩交手,你们二对二,两方都不曾占对方便宜。”说完对张机说道:“让先生见笑了。”

张机见自己治下百姓过的如此凄惨,心中也很是酸楚,对婉儿道:“年轻人,火气大些难免的,老夫也年轻过。女娃娃,你叫什么?为何你们都住在这破庙之中?你们家人呢?”

张机问完看向众人,众人脸色黯淡,想必回想起了不好的过往。还是婉儿开口回答了张机所问:“我叫林婉儿,岭南人氏,父母死于黄祸。”说完自己又指着三兄弟说道:“这三个模样颇为相似的乃是同胞兄弟,老大张怀仁、老二张怀义、老三张怀礼,他们母亲在生下他们之时便力竭而死,父亲死于战火,他们是此间星沙人氏。”说完又指着哑女说道:“这位是陆紫虚,是我在逃难路上买来的,当时她的叔父已将她插标,准备卖了换成银钱。我用身上所剩银钱将她买下。怎料之后路遇强人,我俩险些丧命。虽是留下性命,但我也已身无分文,流落至此,只得带着紫虚来破庙安身。”说完指着吴玄机道:“那个是吴玄机,我来到破庙之前他就已经在这住下了,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氏,只知道自己的名字。”

张机听完林婉儿的话,心中也是有些难过,这些都是些不过十三四岁的孩子居然过的如此坎坷,自己若非父辈萌荫,因举孝廉而入仕途,自己怕是也要四处漂泊吧。对张怀义、张怀礼两兄弟说道:“老夫略懂医术,你二人明日去采些红花捣碎敷于患处,不日就能痊愈。”

林婉儿听张机所言,忙对张机说道:“先生既懂得医术,能否为玄机诊治,他每年到秋冬都咳的很厉害。现在每晚都咳,都要把肺给咳出来了。求先生慈悲救救玄机。”

张机本就是心怀天下的医者,爽快答应,点头道:“好,我给看看。”说完走到吴玄机身边,将吴玄机拍醒,说道:“玄机小兄弟,我是林婉儿请来的郎中,为小兄弟治病来了。醒醒,别睡了。”

吴玄机睁开惺忪睡眼,看了眼张机。一扭头,脸朝里背对众人,声音嘶哑的道:“先生,别白费力气了,我不治,为紫虚治吧,我的病我自己知道,没救了。就算开药,我们也没钱抓药。”

张机有心帮这群乞儿,想着自己已是年事已高,这身本事得找个传人了。这群乞儿不似那些沿街乞讨的乞丐那般求路人施舍,而是可以为一口肉食能与人·大打出手,有着股不服输的劲儿,医者本就是与天挣命之人,正需要这股子劲儿。而且知道过节祭祖之时去偷坟上的祭拜之物果腹,都不是痴傻之人。自己加以教导,说不准真能出一代圣手,即便成就不高,但学得一门手艺,日后也不需过那乞儿的日子,给药铺做活,也能养活自己。

张机也知道吴玄机是担心药钱,便对张机说道:“你不必担心药钱,我帮你买,你们来我府上做活,我每月给你们分发工钱,药钱从工钱里扣。不知你们愿意否?”

其他人一听张机所说,心中欣喜,忙对张机说道:“愿意!愿意!”

张机看向吴玄机:“你呢?来我府上做工,不仅能活命,而且不用过那乞儿的生活,何乐而不为?”

吴玄机反问道:“先生为何要帮我们?”

张机叹息了一声说道:“我便实话与你们说了罢,我乃星沙郡太守张机,今日在回家路上路过此处,见这其中有火光,再想起今日掌簿与我所说,我便想着来看看,体察民情,这才有了门前与怀义、怀礼相遇一幕。我每日初一、十五都会在太守衙门开堂坐诊,但今逢乱世,流离失所的百姓甚多,我一人无法帮更多的百姓诊治,我如今年事已高,一身本事还不曾有传人相传,我便想着教导你们,随我一同济世,若是无人继承我这身本事,也只得将这身本事带进棺材里了。”

一众乞儿一听来人竟是星沙太守,除了卧病在床的吴玄机和听不到声音的陆紫虚,其余人忙跪下,惶恐道:“草民拜见大人。不知是太守大人驾到,我等怠慢了。”

张机皱眉道:“我没那么多礼数,我再问你等,如今是否想与我学医?先从府中杂役做起,我教你等识药、识字,一年后成就最高者得我真传,收为入室。”

一众乞儿道:“拜见师父!”

张机道:“不曾拜师,不可称师父,叫我先生便可。”众乞儿闻言忙改口。

张机见吴玄机不说话,问道:“你呢?”

吴玄机说道:“学医有何用?”

张机说道:“自然是济世救人。”

吴玄机反问道:“医术能医这破碎江山否?”

张机沉吟道:“能!上医医道,中医医国,下医医人,末医医病。”

吴玄机道:“好!我随你学医。”说完便将手递给张机道:“求师父救我。”然后调皮地冲张机眨了眨眼睛。

张机知道,这才是吴玄机的少年心性,哑然一笑:“还未曾拜师就调侃其我来了,该罚。”说完抬手轻拍吴玄机的脑袋。随后为吴玄机把脉。

张怀仁见张机在为吴玄机诊治,便去将张怀礼拿回来的吃食加热,为众人整治晚饭。张怀义走到神像前,自泥胎中掏出一个酒坛偷偷塞给了张怀礼,又警惕的看了眼忙碌的张怀仁,生怕他抢了去,“给,好东西。”

张怀仁、林婉儿将热好的饭菜为众人分餐,张怀义和张怀礼则是在角落轮流偷喝着酒坛中的混浊残酒。乱世之中老鼠也遭殃,但这破庙中老鼠却猖獗的很,有只饿极了的老鼠闻到食物香气自暗中跑出,凑到陆紫虚身边很是通人性地给她作揖行礼。陆紫虚年幼心善,也不撵它,反而从自己饭碗中拿起一根青菜喂它。

在紫虚身边做饭的张怀仁看到了从暗中出来的老鼠,眼冒星光,心想今晚可有口福了。悄声脱下外套,就要扑杀老鼠。好不容易来了肉食,可不能让它跑了。陆紫虚见状,忙阻拦张怀仁,奈何年小体弱,又无法开声出言,便不曾拦下张怀仁。

这老鼠五感敏锐,发现了要扑杀它的张怀仁赶忙逃窜,张怀仁在后追撵。追到神像近前,张机将张怀仁拦下,“别追了,鼠多疫病,吃了病鼠会患鼠疫。天道慈悲,既是让它逃了便放它一条生路吧。”

张怀仁诺诺应是:“哦。”然后走到暗处水缸,想清洗身上的脏衣,便看到偷喝酒的兄弟俩,又对张机状告道:“先生,怀义、怀礼两人偷喝酒。”

此时张机已为吴玄机诊治完毕,对张怀仁道:“不妨事,他俩身有淤伤,酒可通经活络,喝上一些反而有益。”说完转头对张怀义、张怀礼说道:“酒可适当喝些,喝多了却是耗气,酒乃水中火,不可多饮。”

张怀义、张怀礼两兄弟忙点头应是。

张机对二人说道:“若是还有多的给玄机倒些。刚刚我给他诊治过,他寒凝肺腑,寒气郁结可喝些酒通经活络,温经散寒。”

兄弟俩闻言忙喂了一些混酒给吴玄机。

张机看到众人的晚饭,对张怀仁说道:“给我盛上一些尝尝。”

众人闻言,忙阻止道:“先生使不得,您身贵,这些您吃不得。”

张机皱眉道:“让你盛你就盛!勿要多言,我本就是一方父母,若是不知百姓疾苦,来日如何施政?”

众人无奈只得盛了一碗给张机。张机吃了一口便全吐了,食物是馊的,汤喝起来酸臭无比,难以下咽。将剩下的馊汤倒了,对众人说道:“别吃了,都馊了,酸味入肝,多食伤肝、脾二脏。雨停了到我府上吃。”

除了听不见声音的陆紫虚,其他乞儿分分将手头破碗放下。吴玄机忙以手语告知陆紫虚,陆紫虚授意也停下进食。

众人纷纷抬头望天,在心中祈求,这雨快些停下吧。他们实在是过够了这乞儿的生活,终于有人肯收养他们了,他们内心自是激动非常。老天似是听到了众人心中的祈求,雨亥时便停了下来。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寻灵小说网 » 小说吴玄机陆紫虚《医本是道》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