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岸秉文佟羽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互赠馀年》最新章节

对于大部分接受相亲的人来说,相亲是一种走向结婚需求的捷径,而对于岸秉文来说,这只是一种权宜之计。父亲在催婚这件事上乐此不疲,面对岸秉文的敷衍了事,父亲不得不下了最后通牒,亦或者说是最后的警告:“岸秉文

书评专区

互赠馀年

互赠馀年》免费阅读

对于大部分接受相亲的人来说,相亲是一种走向结婚需求的捷径,而对于岸秉文来说,这只是一种权宜之计。

父亲在催婚这件事上乐此不疲,面对岸秉文的敷衍了事,父亲不得不下了最后通牒,亦或者说是最后的警告:

“岸秉文,这次你要是再拒绝我给你介绍的相亲对象,连人家微信通过都不通过的话,你花了三年时间爬上的副所长位置,我会用我的手段,不到半个小时就让你摘掉你这引以为豪的乌纱帽。”

派出所的办公室内,岸秉文一边处理着手上的事情,一边面无表情地质问:“一定要把你我之间的关系弄到更僵吗?”

此时的父亲再一次后悔了,一改刚刚的趾高气昂,语气稍稍有点缓和:“当初就不应该执意让你去当那两年兵,如果知道是这个结果,当初还不如把你送出国去上学。”

岸秉文冷笑:“所以说,你一手为我‘铺的路’,现在却反过来威胁我。您难道不知道要为自己所做的决定负责吗?”

父亲不想再和自己的儿子争辩,就像是在命令下属一般:“我的底线,想必你也是知道的,所以你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它。好好准备这次与女方的见面,她是你刘叔叔家的女儿,如果你还是之前的作风,到时候就算你有百般不愿,我也有的是办法让你滚回来接手公司,我这个人说到做到。”

在岸秉文的眼里,身为商人的父亲只不过是个趋炎附势的人,他已经完完全全沦为权力和金钱的附庸。

但他还是做了让步,因为贸然和父亲硬碰硬是没有好结果的:“好的,我会通过女方的微信请求的。”

说完,岸秉文就挂断了电话,两人的通话每次都是不欢而散的,他厌恶父亲那居高临下的轻蔑口吻。

至于父亲为什么紧盯着他那还未成家儿子的婚姻,原因显而易见:在父亲操持下的婚姻不仅仅是一纸婚约,更多的是一场利益的共赢。

面对父亲的任何压迫,岸秉文都可以与之抗衡,他有足够的勇气与所谓的那份亲情做对抗,只要父亲不把手伸向他的职业。

晚上,在派出所值班的岸秉文果然收到了一条新的好友申请,他稍作犹豫,还是点了同意,然后主动发了句:

【你好,岸秉文。】

收到消息的佟羽潮吓了一跳,没拿住手机,“哐当”一下,砸到了自己的鼻梁上。

他竟然通过了好友申请?要说些什么呢?

佟羽潮在脑海里措辞,这时又有新的消息进来了。

【在父亲的重压下,我不得不答应这次的安排,但是我现在还没有成家的打算,所以不好意思,浪费了你的时间,也辜负了双方父亲的好心。我父亲那边,还希望你可以帮忙打个圆场,谢谢。】

在相亲?也就意味着还没结婚?

也对,快二十八了,虚岁都二十九了,再四舍五入一下就三十岁了。这个年龄还没成家,不被家里人催才怪。

现在的局势波诡云谲,佟羽潮又开始在心里盘算着怎么样回复他的消息了。

她不由自主地回了个:【好的,我知道了。】

既然对方把她认错了,那就将错就错吧。

岸秉文:【谢谢。】

佟羽潮不知道要和他聊些什么,发了个“早点睡”就急忙结束了对话,没有了期待,她很快就睡了过去。

几天之后,岸秉文接到了父亲让他回家吃饭的电话。

尽管同住一个城市,但他一年半载也回不了几次家,逢年过节的值班任务他都是主动请缨的,况且他也不喜欢回去。

岸秉文一回宅子,给他开门的是一个袅袅婷婷的女人。

女人刚刚还娇媚懒散地把手轻轻搭在腰间,但一看见岸秉文之后,立马变得敛声屏气了起来,脸上极力才挤出了一丝笑容。

“秉文回来了,快洗手吃饭,做的都是你爱吃的菜。”

他看都没看她一眼,只顾着低头换鞋,什么话都没应。

父亲坐在客厅沙发上正在看着最新的报纸,没听到岸秉文说话的声音,便从沙发上起来,走向餐厅,经过门廊的时候,大声冲岸秉文说了句:“还是这么没礼貌吗?不知道和人打招呼。”

父亲是嫌他没有和徐梦打招呼。自打徐梦来到了这个家,他从来没叫过她一声“阿姨”,更别说是一声“妈”了。

在岸秉文十五岁那年,母亲意外去世。三个月之后,家里就迎来了一个新的女主人——徐梦,她比父亲年轻不少。

徐梦站在他们父子中间左右为难,“没事儿,别在意你爸说的话,赶紧洗手吃饭吧。”

她对岸秉文留下了这句话后也就走向餐厅了。

他依旧选择了忽视她的话,换完鞋后就去卫生间洗手了。

饭桌上。

徐梦给他们父子二人盛好汤,她把汤碗递给岸秉文。平日里,徐梦和他父亲单独在家的时候,感觉也还挺轻松、随意的,可是他一回家,她心里不免有些忌惮。

不得不承认,她是有些怕她这个法律上的继子的。

岸秉文不想坐实“无规无矩”这个罪名,说了声“谢谢”,透出不近人情的冷漠。

饭吃到一半,父亲终于切入了这次叫儿子回家吃饭的正题,开始兴师问罪起来:“上次让你和你刘叔叔家的女儿聊聊,两个人聊得怎么样?”

岸秉文愣了一下,他把这件事早已抛之脑后。想起来之后,他糊弄了一下:“加了,聊了几句,然后没聊下去。”他其实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和双方父亲说这件事的结果的,因为两个人就没再在微信上说过话了。

父亲顺着他的话,问了下去:“是人家女方没看上你?”他已经不再是和颜悦色的了,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怒火。

岸秉文云淡风轻地回答:“嗯,没看上。”他只顾着吃饭,根本没看见父亲的脸色。

父亲怒火中烧,右手“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一旁的徐梦吓了一跳,虽然徐梦知道父子之间的关系向来不好,但她没见过两个人正面对峙过。

因为职业的关系,岸秉文的心理素质极强,他似乎完全没被影响到,缓缓抬起了头。

在剑拔弩张的氛围中,还是父亲先说话了:“你刘叔给我说,你连他女儿的微信加都没加,我敢问,你是和谁聊的天?你要是真能和哪个女的说上话,我求之不得!”

岸秉文满腹疑云:“明明自己通过了她的好友申请,也拜托对方应付父亲了,他怎么会说自己连微信加都没加呢?那自己通过申请的人是谁?”

他没再为自己的行为而辩白,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他还是抓到了父亲话中的漏洞,反问道:“相亲的对象只要是女性就行吗?如果不是对你生意上有帮衬的也行吗?”

父亲一时语塞,想了想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就你这个样子,如果不是我帮你介绍,哪里还会有人愿意搭理你。”

果然,父亲还是想剥夺他自由恋爱的权利。

在领导、同事等外人看来,岸秉文是个彬彬有礼、尽职尽责的人,可是在父亲眼里,他只不过是充满戾气、不知好歹的人罢了。

饭后,岸秉文一个人在后院散步,院子里的花花草草被父亲修剪得十分规整,旁枝末节是一点儿都没有。

他想到了饭桌上的疑问,拿出手机,找到了那个聊天记录。

佟羽潮正在参加学校新媒体中心的面试。

对于加入学生会、社团这种事儿,她完全没兴趣,她只想以一种既定的学生身份过完这四年,在此期间她不想应付各种奇奇怪怪的关系。

但佟羽潮想要拿奖学金,她需要钱,尽管母亲留给她的银行卡里的金额不小,但是钱这东西,多多益善。

奈何奖学金的评选规则里明确规定了,要有学生工作经历才能申请奖学金,她这才做出了与自己想法背道而驰的举动来。

刚从复试的面试室里出来,佟羽潮就收到了一条信息,来自岸秉文的。

【你到底是谁?】

她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佟羽潮】

岸秉文问道:【你是怎么样得到我的手机号码的?】

佟羽潮:【就你们派出所门口的公告栏,上面不都有吗……】

岸秉文正坐在后院的秋千上小幅度地摇晃,看到这话之后,两只脚紧紧地抓住地面,静止了好一会儿,整个人哭笑不得。

他心里暗道:“等明天上班我就让人把那几栏信息给撤下来,这叫什么事儿……”

原本他已经做好了和一个陌生人在线上进行辩论持久战的准备,甚至准备要用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了,现在倒有一种被自己人出卖了的感觉。

岸秉文:【有什么事儿吗?】

佟羽潮:【没什么特别的事儿。】才开学没多久,学校的事情都忙不过来,就算她真的想有什么事儿,都挤不出时间。

岸秉文:【没事儿的话,那就删了吧。】他确实不习惯加陌生人的微信,两人虽有一面之缘,可终归还是陌生人。

佟羽潮有些纠结,她是不期望他删掉自己的微信的,但也没有过多留恋的理由,便回复了:【好。】

对这个没说过几句话的男人,她承认,在初遇的那天内心确实波澜壮阔了许久,不过也只是在他手上疤的刺激下,但冷静下来回归现实之后,两人又再无交集。

而且,佟羽潮这个人向来不喜欢强求,恬淡寡欲的。动物都还活着,植物还能做光合作用,山川与湖海还在,差不多就得了。

岸秉文再次给她回复消息的时候,聊天页面上已经出现了红色感叹号。

动机是行为的原形,岸秉文虽有着见叶知秋的敏锐,但他不太知道她想加自己微信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不过,她能这么快听话地把微信删除,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佟羽潮也没在想这个事,一切又似乎回到了正轨,当晚,她就收到了复试通过的短信,顺利地进入了学校新媒体中心的宣传部。

第二天,宣传部部长就建了个微信群,她在群里召集大家开个会,新加入的五名新生一一回复“收到”。

有人就在群里就问:【部长大大,开会的时间、地点在哪里?】

部长回复:【晚上七点,酒吧街的一家餐吧,到时候大家在校门口集合,一起叫车过去。】

佟羽潮看着宿舍里自己的衣柜,拿出了吊带和短裤,突然她想到了男人的说教之词:“保护好自己,注意安全。”

她还是把吊带和短裤放了回去,穿了一个修身的短袖和一条过膝的裙子。脸上依旧没有什么化妆,只是抹了豆沙色的口红,气色看上去好太多。

一行六人来到酒吧街,进了一家店。

与那些拥有纸醉金迷、的灯红酒绿的狂热场面的酒吧不同,这个餐吧更像是一家清吧,年轻人三五成群,谈着天,说着地。

在等着上菜期间,部长让大家做了下自我介绍。在这种场合说出如此正式的话,真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不过,只要自己不感到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

自我介绍完之后,部长就说了:“大家也不用叫我‘部长’,我也只是比你们大一届的学姐,去年大一的时候也是在宣传部当了一年的干事,今年大二才当部长的,大家以后就一起努力,把老师交给我们的任务、工作做好就行。”

刚开始,部长还一本正经地介绍着部门的工作内容,慢慢地她开始和学弟学妹们吐槽起学校的方方面面了。

大家的面前摆着各式各样的酒,都是自己给自己精挑细选的。每个人都向部长问东问西的,眼神中透露出对大学生活的极度憧憬和向往,除了佟羽潮。

她喝完了手中的薄荷茱莉普,这是一款以波本威士忌为基酒的鸡尾酒,主要成分是波本、水、碎冰和新鲜薄荷叶。

大部分时间,她都是听着别人的发言,偶尔会被cue到,才说上寥寥数语,部长调侃她:“惜字如金的紧啊!”

佟羽潮也只是微微一笑而已。

为了打发时间,杯子里剩的薄荷叶被佟羽潮用手指捏出来,她闻了几下,然后就将其拿在手里摆弄,没一会儿,完整的薄荷叶就被弄碎了。

九点半的时候,部门聚餐结束,众人准备回学校。

临走前,部长说要去一下卫生间,剩下的四个人也应和着要一起去。佟羽潮不久前才去过,说道:“你们去吧,我在门口等你们。”

说完,她就向门口走去,百无聊赖地东瞅瞅、西瞧瞧,不一会儿,胳膊有些发痒,她就低着头,不停地挠着。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寻灵小说网 » 岸秉文佟羽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互赠馀年》最新章节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