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岸秉文佟羽潮《互赠馀年》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一个三十出头的老民警走上前去,轻轻地抚摸着年轻民警的后背:“年轻人,没事儿,没事儿,别听岸所在那儿瞎说。这不,你看,我们都还健在,也没缺胳膊少腿的。”说完,老民警还用胳膊肘顶了一下岸秉文的胸膛:“你再

书评专区

互赠馀年

互赠馀年》免费阅读

一个三十出头的老民警走上前去,轻轻地抚摸着年轻民警的后背:“年轻人,没事儿,没事儿,别听岸所在那儿瞎说。这不,你看,我们都还健在,也没缺胳膊少腿的。”

说完,老民警还用胳膊肘顶了一下岸秉文的胸膛:“你再胡说,我们所里这些全部新鲜血液就要被你吓走转行去了,到时候只剩我们这些‘老弱病残’奋勇抓敌去了。”

不一会儿,老民警言归正传,问道:“对了,加什么班?”

岸秉文也收起脸上的笑,正经了起来:“我们接到线报,今天晚上在酒吧街,有人会进行毒品交易,我们要早点过去进行守点。”

“谁的线报?”

“就是国庆假期的时候,我们抓获的李某,我当时还带他去医院验血的那个人。”

李某虽然在医院尿检的时候十分不配合,最后是抽血检验的,不过在后期过程中,他态度转变了,表示愿意配合公安机关进行接下来的调查、逮捕行动。根据他提供的情报,最近有一伙年轻人,经常聚众吸食毒品并进行毒品交易。

老民警接着问今晚的情况:“局设好了吗?”

“前几天,缉毒警组已经设计让李某逐个联系了那些吸毒人员,今晚就由我们进行抓捕收网行动。”

大地踉踉跄跄地离开了太阳的光辉,天鹅般的暮色逐渐消逝,夜幕渐渐降临。在黑暗的掩护下,毒品交易的参与者们蠢蠢欲动。

晚上八点多,岸秉文和老民警先带着李某前往了在酒吧街附近的一家旅馆,他们开了两间房:一个房间用来让民警守株待兔,另一个房间提供给情报人李某约人。

一打开房门,里面的发霉味扑面而来,房间内陈设都比较老旧。这种较为破旧的旅馆登记、检查得不严格,并且有着经济实惠、成本低的优势,是那些聚众吸毒人员的首选场所。

老民警带着几个塑料瓶子,瓶盖上面被打了两个孔,插上了两根被折弯的伸缩吸管。这些提前布置的假毒具是为了装饰吸毒现场用的,为的就是不让前来赴约的吸毒人员起疑心。

岸秉文让李某邀约几个吸毒人员陆续地差着时间过来,李某给其中一人打了电话,但对方却说:“你把你那个东西带到我这里来。”

按照老民警的指示,李某在一步步地在引诱对方上钩,接连三问:

第一问:“你在哪里?”

第二问:“我过不去,我既没钱,又没车的。你过来呗?”

第三问:“我晚上还有点事儿,给你送不过去,你要不就过来取?”

在李某的“软磨硬泡”之下,对方终于答应要过来取了,但对方警惕心也十分强,没有同意直接到李某所说的旅馆的房间里面,说是在楼下等着李某下去。

民警分了两批下楼,第一次下去的两个人先侦查了一下旅馆宾馆周围的环境。楼下的环境情况比较复杂,旅馆对面是一家小卖铺,周围也都是经营着门面房的小商贩,几辆电动车随意摆放。

好在旅馆不是在主街上,加上天色也比较晚了,人流量不是很大。门口有一对男女在卿卿我我,一位女士坐在电动车上和手机里的人吵着架,剩下的就是蹲在小卖部门口的一名玩手机的男子。

民警们很快就确定了目标,虽然吸毒者脸上没写着“我是吸毒者”这五个大字,但是根据多年的工作经验,在警察眼里其实很容易分辨出谁的行为可疑、谁可能吸食了毒品。

在小卖部门口天花板上白炽灯的照射下,那名男子的体貌特征已经十分明显了,黑圆圈明显,眼窝深陷,并且有反侦察意识,他会时不时地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说得通俗一点就是“贼眉鼠眼”的。

在楼下的民警联系了在旅馆里的民警,楼上的民警立即动身出发,准备下楼配合实施抓捕。

刚从旅馆里走出来的两位民警迈着自由散漫的步伐,装作有说有笑的样子,朝着目标人物身边的道路走去。

蹲在小卖部门口的男子从两名民警一走出宾馆门口就注意到他们了,为了不打草惊蛇,民警的眼神始终没有朝男子所在的方向瞧去。

这一点让男子放松了一点警惕,抬起的头又缓缓地落了下去,继续看起了手机。

在男子完全放松警惕的情况下,从旅馆里出来的两位民警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近了他,提前下来侦查周围环境的民警接到了眼神的交流,四个人一起扑向了男子,当机立断地拿出了手铐和警官证。

“警察,别动!”

男子一脸无辜地问:“怎么了,发生了什么?我怎么莫名其妙地就被抓了。”

年轻民警呵斥道:“犯了什么事儿,你心里没点数,还装无辜!”

本来周围没什么人的,但在小餐馆里就餐的食客们都闻声都出来围观,身后小卖部的老板也是一头雾水,探着个脑袋往外看。

老民警驱散着看热闹的群众:“没什么可看的,散开散开。”此时,按照他的经验,今天的第二场抓捕看来是进行不下去了。

在驱散围观群众的时候,老民警从中看到了一个可疑人员,随即停止了驱散,假装又把注意力放到了抓捕本身上去,他立即给楼上的岸秉文发信息:【岸所,下来一下,有新情况。】

岸秉文接到消息后,立即下楼。

这边,那名男子还是十分不配合,他的双手被手铐牵制着,躺在地上撒泼打滚的,用双腿踢着想要靠近的民警,其实四名警力完全可以制服的住躺在地上的男子的,但老民警为了给岸秉文下楼争取点时间,不让其他的民警管他,放纵着他的行为:“让他闹,我们就静静地看着他的表演就行了。等他什么时候闹完了,你们再把他带回去。”

岸秉文从楼上飞奔而来,赶到了现场。

老民警先是给他使了个眼色,岸秉文立即就看到了在围观的吃瓜群众中的一人。

岸秉文一声令下,其余的三个民警很快就制服住了地上的男子,两个人开车把他押回了派出所,剩下一个继续在现场协助。

第一个目标,手到擒来,被带回派出所之后,经检验,吸食“邮票”。

邮票——一种新型毒品,其毒性是一般摇头丸的三倍,吸食后心跳加速,血压升高,易出现急性精神分裂,吸食方法是将其放在舌头上面。

这边,岸秉文和老民警倒是走向了围观人群中一个特定的方向,他们停在了一个穿着黑色T恤、戴着大金链子的男人面前。

老民警先说话了:“派出所的。”

“我知道,我就在这儿看看热闹。”男人语气很是随意,看不出丝毫的不妥。

岸秉文笑着说:“没关系,查一下身份证,正常排查而已。”

男人把两只手插进牛仔裤的口袋,摸了一会儿,什么都没拿出来。

“没带身份证,”男人神情开始紧张,解释道,“我以前确实被公安机关处理过。”

看到男人嘴巴松了松,老民警抓住时机,追问:“是因为什么事儿处理过?”

男人脱口而出:“因为打架。”

岸秉文问道:“只是因为打架?吸毒处理过没?”

男人听到“吸毒”两个字,像是慌了神,不过态度还算好。

“吸毒?处理过,前两天处理的。”

狼人自爆了。

老民警露出了志在必得的表情:“验个尿吧。”

“现在没吸,之前吸了,现在尿检肯定还是阳性。”男人极力拒绝,肢体动作异常丰富。

“拿个杯子,尿一下,快点!”

男人面露难色,却又词严义正地说道:“没多久,不到一个星期的,肯定验得出。”

一旁的岸秉文声色俱厉:“不管能否验得出,我们会有自己的一个鉴定。”

男人接过了杯子,自己在没人的角落里待了好久,老民警前去催促:“还没好?”

“尿……尿不出来。”

“你要是再拒绝配合调查,那就只能把你带回所里了。”

“警察叔叔,真的没骗你们,要是骗你们,天打五雷轰。”

年轻民警上前准备拿铐子将其带走:“谁是你警察叔叔?我是警察,不是你叔叔!”

男子挣脱了年轻民警的手,两手成作揖状,嘴里还念念有词:“求求你们高抬贵手,放过我。”

面对男子拙劣的表演,岸秉文看不下去了,他走上前,将年轻民警用手向后拨了拨,自己直面他:“那是不可能的,不想去派出所的话,就现场给你做个尿检,没有问题就让你走了,我们不会为难你的。”

比起别的警察的语气,岸秉文温柔了不少,即便如此,男子还是被震慑住了。

他突然情绪崩溃,扑通一声双膝跪地,不断地将头撞向地面,一旁的年轻民警一个劲儿地阻拦,结果无济于事。

忽然,男子从地上爬起来,径直朝着岸秉文扑了过去,眼神凶残、歹毒,他张着大嘴,蓄意咬他。

岸秉文当然不会让他得逞,在男子离自己还有半米距离的时候,他抬起右腿,直接朝着他的肚子踹了一脚,力道不重,但也绝不轻。

男人向后跌撞了好几步,才站稳停了下来。

还没等他回过神,岸秉文又快速上前,绕到男人身后,抬起脚,朝着他的左膝盖窝处狠狠地踏了一下,男人左膝一弯,瞬时就单膝跪到了水泥地上。皮鞋的鞋跟落在男子的身上,免不了一阵疼痛。

尽管是穿便服抓捕,但岸秉文穿的还是皮鞋,因为一般情况下是不用他亲自出马的,他左右两脚各在水泥地上跺了一下,然后对着旁边的民警,面无表情地命令道:“上铐。”

民警将其带回了派出所,在所内,民警对他进行了尿检,毒品检测试纸显示的是一条杠,即冰毒阳性,说明这几天肯定是有吸毒行为。

老民警随即对他进行了审讯,他有多次吸毒前科,在证据面前,他交代了自己吸食冰毒的行为。

十二点多,整个行动才算完事儿了,几个人在办公室里聊着天。

老民警还挺意外:“没想到今天晚上我们还有意外收获,有个千里送人头的,哈哈哈哈!”

“可不是嘛,看着围观群众那么多的人,我还想着今天捞到一个就要结束了,结果有个憨憨‘投案自首’。”

今晚的抓捕行动是年轻民警第一次参与的有关毒品的行动,他感触颇深:“我以前一直以为和毒品打交道的只是缉毒警呢,没想到,我们普通民警也要接触到吸毒者。”

老民警知道年轻民警也是警校毕业的,但还是根据自己的工作经验给他解释了一番:“缉毒警一般是指所有从事禁毒工作的公安警察,它的范围还是比较广泛的,像咱们这种在派出所里抓个抽大烟的也算。说白一点,只要是基层一线执法民警,或多或少都有接触到禁毒的工作。”

此时的年轻民警饶有兴致地回想着晚上的抓捕行动,他对岸秉文副所长有了新的看法:“岸所是有些功夫在身上的。咦?他人呢?回家了吗?”

“没,在他自己办公室呢。”

年轻民警带着遗憾的语气问道:“那他怎么不和咱们一起聊聊天呢?”

老民警深吸了一口手上的烟,又看了看年轻民警手上的烟:“你岸所啊,他可不想和我们这些腾云驾雾的烟鬼们在一起,被迫吸着二手烟。”

做警察这一行的,很难找出几个不抽烟的,因为常常值夜班,大家都是靠着烟来提神醒脑的,值班室的白墙长年累月下也会开始泛黄。

不过,确实没人见过岸秉文抽烟,至少是没在派出所里见过。

岸秉文给大家兑现了承诺,给他们放了周四周五两天假,再加上周末两天,那伙人别提多高兴了。

他自己只休息了周四一天,周五还是照常来所里上班了。

周五下午的时候,岸秉文在微信上问佟羽潮:【你周六有空还是周天?】

佟羽潮:【周六】

其实佟羽潮周末都没事儿的,只是周天晚上辅导员要查人,得早点回学校,她还是想多在外面待会儿的。

岸秉文:【OK,那周六中午十一点十五分,我去你们学校接你,想吃什么?】

佟羽潮:【都行,你定吧。】

岸秉文:【好。】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寻灵小说网 » 岸秉文佟羽潮《互赠馀年》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