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平阳四方斩最新章节,黄天厚苗若乔小说免费阅读

第三章  月如钩清晨跑到黄昏,终于支撑不住,黄小三一跤跌倒,躺在地上喘气。透过赤裸的树枝,看到弯弯的新月沿着山脊升起来。突然间,他心中充满了渴盼,仿佛那新月就是一盏明灯。虽然清冷,却又温暖、虽然遥远,

书评专区

平阳四方斩

平阳四方斩》免费阅读

第三章  月如钩

清晨跑到黄昏,终于支撑不住,黄小三一跤跌倒,躺在地上喘气。

透过赤裸的树枝,看到弯弯的新月沿着山脊升起来。

突然间,他心中充满了渴盼,仿佛那新月就是一盏明灯。

虽然清冷,却又温暖、虽然遥远,却又亲切。

黄小三脚不择路,眼望新月,踏步而行。脚下一滑,从山梁上滚落下来。

挨了几次撞,吃了满嘴灰,滑到山脚下来。

他揉揉发酸的身体,定了定神,月亮不见了。

忽听“啪啪啪……”

“咚咚咚……”

一片呼喝打斗声。

“老贼,爷们在这山中已经追了你三天了。劝你快快束手就擒。免得累得爷们多费腿脚。”

那人并不答话,又是“啪啪啪”三声锐响。

“啊。哎哟!”有人惊叫。

黄小三连忙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几个身影接连从他头上飞过,纵树穿石急奔而去。

黄小三眼见山野之中突然冒出几筹大汉,提刀带斧好不吓人,却也生出亲近之感。

他破衣啰嗦地追在那些人后边跑着。

山林之中树木高大,树冠冲天,加之树盖交织,倒遮蔽出一块甚是光溜的空地来。

只见七八个大汉气势汹汹把一名蒙面老者围在中心。

那老者手持枣木拐杖,背上一个包袱,眉发如白,眼光锐利,精神矍铄,却看不清面貌。

“老贼,看你往哪里逃!”

说话之人奇高,长着一张马脸,鼓着一双蛤蟆眼,喉下骨节凸出,一吞一咽骨节便随着一轮,甚是滑稽。

他使着一根齐眉铜棍,两脚叉立,铜棍交在左手,戳在当前。

“今个儿高低得交出来罢。”

说话之人奇瘦,脸上颧骨高耸,两腮塌陷,整张脸像狗舌头一样细长,猛然一瞧就像活鬼一般。

黄小三目光从此人脸上扫过,不禁后脊梁发冷。

只见那瘦鬼使着三节钢鞭,平端于身前。

“三哥,若是他不带在身上却如何是好。”

一人身材中等,相貌中平,一团圆脸满是蠢笨之相,却膀大腰圆,孔武有力。

他手里使着一把硕大的铁锤,锤柄极长,锤头一侧圆、另一侧尖。

“老四,你尽放……放放……他妈的……狗…狗…屁。这么这么这么紧要的……的……物件,他能不不不不不带在……吗。”

结巴大汉一句话没成形,最后“身上”两字仍是难以说出口。

这人下嘴唇外翻,牙齿外翻,一双斗鸡眼,眼珠满是疑虑的看着众人,眼神却朝着远处一株大树。

他手里提着一副铁牌,与寻常所见不同的是铁牌两侧俱是锋利的快刃。

“你快歇会吧。”

说话之人面孔红彤彤的像个柿子,手里使着带刺儿流星锤。

“老贼,是你自己交出来,还是爷们几个劳神费力自己过来拿?”

一个枣核脑袋,贼眉鼠眼,摇头晃脑,一左一右双手各持一把铜柄短斧。

“呸!”

那老者威风凛凛,枣木拐杖就地一顿,搠进脚下大石中。

“老朽行将就木,事非得已绝不在江湖上露面。却不成想茅厕拉屎,狗鼻子到尖。老朽屁都不敢放,还是被闻出味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这群大汉放声大笑,半点没有愤怒,反而引以为豪。

“废话少说!”

“金鸡岭大德望苗翁苗老尊主委派俺们弟兄八人,不下十余年来,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找寻你老的讯息。好巧不巧从冀南五虎那里得知你的行踪。”

说话的秃头汉子显然是这群人的首脑。

只见他紫红脸膛,年岁在不惑之间,双手使一把陌刀。长刀通体锃光瓦亮,单开锋的的刀刃在寒秋之中显着瓦蓝的寒光。

他边说话,边握着那柄陌刀,身形笔直、嵩岳亭滞。

“苗老尊主已经得报,正要下来与你老惠顾叙旧。”

说话之人额头开阔、眉棱耸拔、高鼻深目,一张四方大口,须发卷曲,一张胡人面孔。

他手里一把弯刀通体乌黑,刀刃锃亮,与持陌刀之人一左一右并肩而立。

“倘若这套富贵我们弟兄先行得了,双手奉于苗老尊主,也不枉了他老人家关照我们弟兄一场。”活鬼说道。

“看来今日老朽不超度几位是难以走路了!”

那老者眼光横流、意气风发,秋风中立得桩柱一般。

“呔!老贼,江湖风传当年你偷鸡摸狗、丧尽信义、吞没一套通天富贵。”

“啊!”

老者一听这话,勃然大怒。“尽放狗屁!哪个见来?”

“刷刷刷”连出三招,枣木拐杖遽然弹起,使得却是剑招,几人连忙闪避。

“你棺材都焐热了,何不快快交出,好早日回家躺尸?”

老者道:“休放臭屁。着急西去的小子们,一一报通名姓,让老朽知晓这数十年来江湖上尽出了些什么角色也好。”

“哈哈哈哈。要问俺们名姓,却也不难。”

活鬼嗓音尖细,像被棺材板压住脖子一般。

“给你老家儿述说明白,也不枉了我们弟兄闯下得名头。”

“我们兄弟八人号称八方来财。人人学得武艺,干得都是没本钱的买卖,说不得杀人越货、图财害命……只要发他妈的大财。”

“嘿嘿。三哥说的没错。他这一句图财害命正是俺老八的绰号。”

老八名叫孙占山,江湖绰号“图财害命”。

他长得敦敦实实,兵器正是一把大号铁锤。

他一一绍介,不必多言。

原来,这八人江湖上有的一号,合称“八方来财”,各有各的所长,个个爱财如命。老大赵卓英,外号“财迷心窍”,乃冀州陈塘人士。自幼家贫,身长体健,在燕赵一带遍访民间武师,学得一身本事,一把双手陌刀使得如木魅老枭,虽贪钱爱财,却也有些狭义本色。

老二胡德尔,外号“见财起意”,乃是长城以北的胡人,乃父原是胡商,自塞上贩运皮毛、马匹入关兑换茶叶、盐铁、绸缎,从中取利。

只是天下大乱,万民皆为刍狗,哪管胡汉之分。其父遭遇山匪,惨死路途,其母入关收敛尸骸,就此改嫁关内汉人。因此上这胡德尔虽是胡人样貌,却与一般汉家豪强往来密切,他使得一口草原上祖传来的弯刀。

老三钱宝盆,外号“食心财黑”,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儿,在他眼中天老爷第一、银钱第二,爹娘死活不顾,也要顾得搂钱。他在三节钢鞭上下过苦功,别看他身形极瘦,一套三节鞭使开来,却有千斤之力。

老四李嘉德,第一称号“流不尽”,别看天生结巴,却偏好与人斗口,他人说话又要插嘴。

越是着急,越是期期艾艾,说不成溜儿,嘴里“呼呼呵呵”个不停,因此得了个“流不尽”的绰号。

被称作“劳民伤财”,正是取得他结巴这个毛病,可谓说者费劲、听者费神,岂不正是“劳民伤财”。他的武器正是一副双开锋铁牌。

老五陆云生,外号“人财两得”,一张马脸耷拉着,脖子又细长,善使一条铜棍。

他最是性情暴躁,八人之中向来由他打头阵。平生最爱美女,银钱却排第二,分的金银大都送到“瓦栏”里去。

老六陆云边,外号“贪财好色”,与“财色双收”陆云生,这是一对哥俩,父母死于乱世,早早流落江湖,东走西游,学得一身武艺。

老六枣核脑袋,尖脑袋里琢磨的同他哥哥一样,一是色,二是钱。一双短斧持在手中使得游鱼入水一般。

老七周孟然,外号“爱财如命”,平时最是话少,却敢杀敢打,善使一口铁刀。

老八吴天正,外号“图财害命”,老七、老八二人外号最不便利,却形影不离,江湖闯荡,吃喝赌钱总是一处。

老八吴天正原是铁匠出身,生活所逼流落江湖,只因身强力壮又学得武功,便来赚些快钱。

这八人仗着武艺又强,人数又多,当此乱世也做些为非作歹的事情。这一次他们八人一路东行南下,见财就抢,见色就夺。

在鲁西北官道上,遇到一趟行商便见财起意,意欲夺了商货发笔小财,却不想被鲁西北徒骇帮虎口夺食一顿暴打。

这才折返回去,过了运河,又过了济水南下到了泰山一带。路上歇脚打尖时,凡是过往行客不论男女老少、官民文武,一律上前盘问骚扰。

无巧不成书。不想这一日,八人正在在泰山余脉风华山脚下一处酒铺用饭,恰巧遇到这老者,便向前盘问。

一来二往,发现这老者与金鸡岭要寻的人八九不离十。

这老者本不欲理睬,算了饭钱,拔腿便走。

不想这八人穷追不舍,在这方圆几十里的风华山之中追来追去。

老者武功卓越,远在这八人之上。一时间起了猫捉老鼠的心思,便与他八个周旋一番。

此时听八人讲完,这才隐约知晓他八人的来历。

老者将衣袖一挥:“哼。什么嘴脸。时无英雄,竖子成名。带一句话给你们主家,他要的东西我没有,要我的老命也休想。”

“老家伙,今天东西既要留下,人也要随我们走。”

老大赵卓英道。

“是死是活,自有苗老尊主发落。”

“啊?!”听到此话,那老者眉张目立。

“沐猴而冠!瓦釜雷鸣!我呸!”

听他絮絮叨叨,不明就里。

老五陆云生把齐眉棍一顿,“老混账胡言乱语说些什么。既不愿意束手就擒,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话音未落,齐眉铜棍如毒蛇出洞,径直砸向老者。

这一下恨不得砸他个脑瓜崩裂、肝脑涂地。

只听“锵”的一声,铜棍飞过众人头顶,直插青天而去。

陆云生虎口剧痛,已然崩裂,双手流血不止,老五呆在原地,怒目而瞪。

那老者反而气定神闲,立在当地。

剩余七人挺兵刃共进,眼见老者被围在中心,只怕瞬间要遭不测。

说时迟,那时快。

只见秋风瑟瑟中,一个光影裹着凉风闪展腾挪。

只听“啪啪啪……”,六人兵器俱被击落在地,只剩老大手中陌刀低垂,显然右手虎口也已崩裂。

这八人,包括老五,每人脸颊吃痛挨了一耳刮。

“八财”这才知道这老者原来武功极高,竟不在苗老尊主之下,个个呆立原地。

他出手刚猛、迅疾如电、冲天破地、开山踏石,一招两式,便将“八方来财”打得落花流水,毫无招架之力,莫说还手之功。

“带话给你们主家,全套富贵都带到大齐皇帝墓里去了,不怕死得你们自去阎罗殿寻来。”

一开始“八方来财”追赶老者在这山林之中飞来飞去,虽见老者轻功不弱,想来八人合力要拿住他也是极容易之事。

却不料老者武艺绝伦,只一招间便将兵刃打落。

这八人都是刀头舔血、久经战阵的亡命之徒,心想:老儿身法虽快,但年老体衰,我兄弟八人围困起来累也将他累死。

想到此处各自捡拾兵刃,站稳阵形又朝老者攻来。

陆云生齐眉铜棍掉落甚远,便去树后拾取,只不过转身回身的功夫。

待老五定睛一瞧,不禁大惊失色,只见七兄弟个个人仰马翻,躺地不动,哀嚎不止。

老者须发飘飘、威风凛凛,戳指道:“你等狗贼,老朽虽不识得,听你等自夸绰号就知全然不是东西,只因我有要事在身。杀你们反而脏了我的双手。”

“你。”老者指向陆云生,“走上前来。”

陆云生呆在原地。听老者说话,不由得迈步向前。

老者将拐杖轻轻一戳插入石中,右手一扬,夺过铜棍,往空中一掷,两腿一弓遽然弹起,“嘭”声闷响,一拳击中铜棍一端,铜棍直直插进一株槐树中去。

紧接老者摆腿一弹,铜棍瞬间变为镰刀一样弯曲。

陆云生又呆在原地。

那老者霎时间制服“八财”,又露了一手绝世武功。

此时“八方来财”个个目瞪口呆,莫说哀嚎,连大气也不敢出。

“哼!尔等行走江湖,少要为非作歹!”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寻灵小说网 » 平阳四方斩最新章节,黄天厚苗若乔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