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黄天厚苗若乔《平阳四方斩》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第7章 为食亡黑大汉见这小儿弱不禁风,浑身滑溜,尽风轻云淡避开自己一刀,心中怒火中烧。手中加了力道,如下山猛虎跳将起来,一个倒卧金刚使出力劈华山的狠劲,直劈杨克荣顶门。这小杨又待款拧狼腰、滑步闪避。哪

书评专区

平阳四方斩

平阳四方斩》免费阅读

第7章 为食亡

黑大汉见这小儿弱不禁风,浑身滑溜,尽风轻云淡避开自己一刀,心中怒火中烧。

手中加了力道,如下山猛虎跳将起来,一个倒卧金刚使出力劈华山的狠劲,直劈杨克荣顶门。

这小杨又待款拧狼腰、滑步闪避。

哪成想这“黑老虎”谷登江湖走惯了的人,久经战阵,粗中有细。

你料他这一招使出了吃奶的气力,恨不得把阅江楼一刀避开,他却半空中停刀撤刀,一个螳臂当车撇出鞭腿。

那小杨只提防上盘,却难防中路上当胸正着!

“啊也!”

当时气血翻涌上来,身体如茅,直撞到窗户上去。

窗棂应声而断,那杨克荣径直坠了下去。

窗外正是滚滚长江,谷登赶忙往窗外看。

江浪浊空、浩浩汤汤,江里空无一人,不知那小厮是死是活。

酒楼台阶上得笃得笃,一人身形矮瘦,蹑手蹑脚上楼来,打量着冀南五虎。

“我你妈?”

“黑老虎”谷登惊得热酒差点变成一泡凉尿撒在裤裆里。

你待怎讲?

原来上的楼来之人,与被他打落楼下之人竟是同一人。

莫非冤死鬼不成?

这死得快,脱生的也忒快!

其余四人也吃惊不小。

黄天厚满嘴干丝只忘了咽,“我的娘哎!”

程有余老者气定神闲,老眼一轮,不惊不疑。

“我你妈,你是人是鬼。今儿就算是冤死鬼,也得让你再死一回!”

口中喝骂不止,把吐沫吐得乱飞。

刀刃上翻,一个上撩刀,朝那杨克荣肚腹上就划。

那小杨如僵尸般向后纵跳,上身后仰,紧接着一个后翻,足尖一踢,避开黑老虎一刀。

白面老虎楚登云早已按捺不住,他已看出这铁叶子门装神弄鬼、故弄玄虚。

他双手一震,那柄细刀如柳叶一般轻飘飘浮在空中,刀锋朝上、刀尖直指。

他随刀而起,刀到、人到、力到,

在白、谷二人夹击下,那小杨再想躲避已不可能。

“黑老虎”宽刀一横,正如铁索横江,拦腰一刀,逼得杨克荣身形翻飞。

“白面虎”觑见空隙,将细刀定海神针一般,轻轻一矗,刀尖朝上,自在等着杨克荣放刀上落。

杨克荣再难抵挡,运了口气力,足尖一点程有余、黄天厚桌角,又落向冀南五虎一桌。

他衣袖一带将冀南五虎桌上那一枚梧桐镖卷起,径直往窗外纵下。

五人一惊,姜老大等人并不急着追人,只是静观其变,要看看这金陵铁叶子门有何神圣之处。

“哈哈哈哈哈哈哈……”

“诸位请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一个身影自楼下冲破地板冒了上来。

直顶翻了冀南五虎的饭桌。

“哦?”

五虎各运气力,五马分尸一般登时将一张八仙桌扯得粉碎。

“什么人?”

“铁叶子门第二代弟子,野火春风阳谷城。”

只见说话之人,身形挺拔、样貌端正,身着一袭黑衣,黑发浓密、黑须低垂,目光深邃。

一见可知正是武功精湛的练家子。

“哦。原来正是掌管巴蜀、江陵、金陵、广陵一带货运通道的阳大侠。”

这人正是金陵铁叶子门掌门人手下第二个弟子阳谷城,只因他未成名时,为斗江匪在长江之中漂浮几个昼夜,静待时机,一把大火烧毁匪人山寨。

因他计谋过人,对待仇敌如春风化雨一般悄无声息,因为上得了一个绰号“野火春风”。

他一向极少直接出面处理江湖纠纷,这一次铁叶子门将他派出来,却不知是为何。

“不敢。大侠万不敢当。鄙人对姜老大可谓久仰。”

“久仰倒不必说。我就问一句,我们江北在金陵丢失的镖货怎么说?”

“我家师傅指示下来,这是一笔不义之财,万不可运过江北去。”

“哦?你们这是要明抢了!”

“话不可说满。明抢倒不敢,暗夺倒是做得出!”

“我你妈!”

唇枪舌剑、你来我往,早点着了“黑老虎”谷登心中无明业火。

他抄起那口宽刀,好似铡刀一般,平端了便往阳谷城腰间直撞。

“要想打架,劝你们还是回江北多邀好手助拳再来。”

“不用。今儿个俺们兄弟五人便料理了你们铁叶子门!”

五虎齐刷刷拥将上来。

阳谷城眼波一横,大袖一摆,“作死么。”

楼下楼下窜出铁叶子门众徒子徒孙来,其中便有杨克荣,不过却有两个“杨克荣”。

他两人竟长得一模一样。原来这是双胞胎。

不过先前来的是杨克荣,后面来的正是他的胞弟,名唤杨克誉。

“哈哈哈哈哈。好小子,原来是个双棒儿。这下给俺解了闷儿了,抹了你的脖儿俺也不怕死鬼索命。”

说着,“黑老虎”谷登“咕咚”一下跳下楼去,大奋其刀直扑众人而来。

“嘭嘭……噗……”

只听三声闷响,黑老虎当胸中了三拳,原样儿的又飞回来,大宽刀已撒了手。

“啊呀,妈呀!”

又沉又笨的身子直砸向程有余一桌,眼见就要把黄天厚砸成肉饼。

程有余食、中、无名三指轻弹,掠抚桌面,气力早已运到枣木拐杖上来,只见杖头微颤,离开桌边。

杖头与黑老虎后背一交接,助他卸了力道。虽是终究难免重重一摔,却半点没有损伤。

黑老虎吃惊得看了一眼程老者。

黄天厚见他面熟,叫了一声,“大叔。”

其余四虎各奋刀剑,与阳谷城等人混战到一起。

黑老虎皮糙肉厚、内力深厚,吃了三拳,却毫发无伤。

一个骨碌爬起来,一时间自己的宽刀不见了去向,摸起地上一只酒缸,“好狗贼,气力倒大”,边骂边恶狠狠冲了上去。

扬手一砸,铁叶子门一个子弟应声栽倒。

众人各不相让,刀来剑往,你追我赶。

斗了多时也只是黑老虎砸破了一名铁叶门弟子的脑袋,却也未见什么大的流血。

可见双方各有隐忍,并非舍命相拼。

俗语道打无好打、斗无好斗。

在打下去势必会有死伤,况且这座阅江楼也难逃摔杯碎盏、房倒屋塌。

平地打了一声雷般得喝道:“住手!”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寻灵小说网 » 小说黄天厚苗若乔《平阳四方斩》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