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万俟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穿越时空:我在后宫当侦探》最新章节

admin阅读(2)

………“姐吆,起床了,还不起床?” 耳朵里传来一陌生男人的呼喊声。“ 是谁?是谁在叫唤?”万俟萄睡意迷茫地睁开眼睛,眼前异景把她吓得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Oh my god!这是什么鬼地方?” 四周木

书评专区

穿越时空:我在后宫当侦探

《穿越时空:我在后宫当侦探》免费阅读

………

“姐吆,起床了,还不起床?” 耳朵里传来一陌生男人的呼喊声。

“ 是谁?是谁在叫唤?”万俟萄睡意迷茫地睁开眼睛,眼前异景把她吓得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Oh my god!这是什么鬼地方?” 四周木房子破烂不堪,我靠!屋顶还穿了个大洞,就连床上的蚊帐也同流苏一般 。

木门吱呀一声开了,走进来一位古老服饰身上打满补丁的中年男人。

“我艹!这是演戏吗?”万俟萄从床上跳起来惊奇地打量着他说道:“大叔是在演戏吗?装得还真像!”她没注意到自己衣服也是如此!

男人脸露愠色,举起一条软竹鞭就朝她打过去。

“成天在外面东野西逛,跟着一帮臭小子学坏了。阿爹都不叫叫大叔。皮痒骨头硬了是不是?”。

万俟萄虽然学习没个正形,但体育是非常棒的,还练过跆拳道杂七杂八的拳脚功夫与近身搏斗,身体非常灵活,见鞭子一来自己便翻身跳下来躲开!朝中年男人嚷道:“喂喂,总得让我搞清楚,这是在演什么戏嘛?台词是什么?这一言不合就开打叫我怎么演?”

男人又把鞭子甩过来:“我看是疯了,不知道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还不赶紧上山去摘野菜蘑菇。不摘,今天饿肚子。我看你还疯得起?”

“什么?摘野菜!去哪里摘?”万俟萄抓着头,难道是即兴演出?我可从未摘过什么野菜蘑菇根本都不认识。

中年男人从木壁上取下一个竹背篓挂到她背上,“到山上去采摘多一些野菜蘑菇,够今日吃的就行了”中年男子把她推出门外。

“诶等等,有没有人带路啊?”四处张望万俟并没有发现所谓的摄像头摄像机。“咦这工作人员呢?”这时才发现这里是一个山窝旮旯的地方。依稀的村落都是破烂不堪 。感觉到了一个原始部落。

“难道是无人机拍摄?”她又望了望空中,蔚蓝的天空一片云朵一只鸟都没有。“奇怪,不是演戏吗?怎么一个工作人员都没有?”

“愣什么愣?还不快上山去采!”男人的竹鞭落在她身上。她感觉到了一阵火烧的痛。心里暗暗叫道:“天呐,这是真的,不是演戏!是穿越了?我靠!我竟然一不小心掉进枯井里就穿过来了。”

“我靠!你要穿也穿好一点嘛怎么穿成这样?家徒四壁我真他妈的也是醉了。”万俟萄心里那个怨啊!居然穿越在这鸟不拉屎的穷地方穷鬼家里!

中年男人举起竹鞭呼地扫下,在背篓上卡一声响:“竟说些听不懂的鬼话!还不快去!晚了,就被别人采光了,你去喝西北风吧!”

万俟萄忙朝大路跑去看看有无回去的路——

中年男人在后面大吼道:“死丫头山在那边,你跑那里做什么?”

万俟萄一个顿足转过身来看着中年男人指的方向,就又朝他指的方向撒腿跑去。老天你不要作弄我,快快把我弄回去啊!她心里呼喊着!

“姐吆——”忽然后面传来呼喊声。

万俟萄停住奔跑的脚步寻声望去——

只见一个男孩子与她一般年纪,身上衣服打着许多补丁,手握着镰刀,也背着一个背篓,正朝她跑过来。

万俟萄上下打量着他,不错,长得还算有些英俊点头朝他问道:“你?是在叫我吗?”

男孩看着她愣住了:“姐吆,你别吓我啊,燕召哥你都不认识了?难道你患上了忘症!”

“啊,不好意思啊,我一觉醒来就什么都忘了,包括那个男人是谁我都不知道,我还以为是演戏呢?”万俟萄指着打他的中年男人说道。

中年男人站在屋门口朝她又吼:“还不快去,中午饿肚子打瘸你的腿!”

万俟萄朝他做了一个鬼脸,转身朝山上走去。

燕召看看中年男人转身朝万俟萄追上并肩说道:“不会吧姐吆,那是晏次北大叔,你的父亲你竟然也忘了?”

万俟萄无奈朝天说道:“你说奇不奇怪,一觉醒来,竟然把所有的事全都忘记了,包括我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燕召哥,只好麻烦你帮我讲讲这里的情况了。唉,你说我倒不倒霉呀!”一副可怜巴巴的摸样。

燕召笑笑:“放心吧,有我在!不知道的,你问我就行了。”

两人

亚丽德拉《崩坏3束缚之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admin阅读(5)

“曾经有人说过,人类是上帝的宝物,是自然的瑰宝。”“那这样的世界又是为何呢?充满了灾难,争执,勾心斗角的世界。”拥有雪白长发的少女踏在撕裂坍塌的大桥上,暴雨倾盆,她身披雨衣,孤独的在废墟中走着。她的个

书评专区

崩坏3束缚之心

《崩坏3束缚之心》免费阅读

“曾经有人说过,人类是上帝的宝物,是自然的瑰宝。”

“那这样的世界又是为何呢?充满了灾难,争执,勾心斗角的世界。”

拥有雪白长发的少女踏在撕裂坍塌的大桥上,暴雨倾盆,她身披雨衣,孤独的在废墟中走着。

她的个头很矮,几乎只有小学生一般的身高,面容上也带着一丝稚气,如果不说,一定会被误认为是个小孩子吧。

天穹市被崩坏波及,城市的某个角落,陷入了坍塌和毁损,一如律者给人们的印象,带来毁灭与灾厄的存在。

少女蹲下捡起瓦砾,戴上单片眼镜细心的观察着,瓦砾表面似乎并没有什么,但透过她手中的电子屏,却让她能看到淡粉色的痕迹。

“律者。”

“和几十年前一样的律者,无论是痕迹,还是属性,都相差无几。唯一区别的就是律者的力量,如果她是最近几日才来到这里的,就不应有这么弱的崩坏能印记。”

“老师,老师你到哪了………”

她的对讲机中传来疲惫的喊声,她停了下来,看向废墟和灰色天空接壤之处。

“老师…这个仪器真的好沉…为什么不把车开过来,明明大路离这里还有一段路,呼……呼…为什么要让我背过来…”

“车不能上来的…最近这段路看似平坦,实际上危险已经很大了,路旁的钢索都断了,桥面都有裂缝了。人踩在上面可能没事,但车开过来坍塌的可能性很高,我们不能冒险。”

“不愧是老师…吭哧…”

她气喘吁吁的在通讯器里喘着粗气。

“再坚持一下,艾莉,我已经到了。这里的律者能量浓度足够,你只需要把仪器搬到这里来就可以了。”

“另外,我还有一个好消息。”

“老师又找到新的崩坏结晶了吗?这么开心?”对讲机里女孩疲惫的声音有了一丝起色。

“不会这么容易的啊,想要拿到这些崩坏遗留下来的东西,还是得专业人士用专业设备。”少女耸耸肩膀:“那些东西只能去抢,不过在天穹市我们还有工作,这种活儿就等离开这里之前干吧。”

“老师!”

这次不是从耳机里传来,而是从背后,她转过头,只见背着一个大背包的艾莉气喘吁吁的走了上来。

艾莉耳边淡金色的短发已经被雨水打得贴在脸上,她的个子并不算高,但和白发少女比起来,就算很不错了,目测约16岁左右。但是却很尊敬的叫那个小学生模样的女孩为老师。

“辛苦了,给我吧。”

她从艾莉那里接过包,艾莉包一脱手也顾不得大雨,湿淋淋的一下子就坐在石头上,大喘着粗气,好一阵才缓和过来。

“为什么老师每次都让我背包啊,明明老师力气比我大……却…一直……每次出门都让我背着这个……我…没有那么大的力气…”

她头也不回:“这是为了训练你的体格,你可以弱小,但最起码你得有逃跑的能耐。”

她一边说一边整理着满满当当的背包,她丝毫不介意让艾莉一个弱女孩背着这么大这么沉的包走路。

“老师真懒,就不能自己动动手…”艾莉鼓起脸,哼了一声。

少女毫不介意艾莉的无礼,脸上仍旧是那样的面无表情:“随你怎么说,反正到时候包还是你来背。”

“明白……老师。”艾莉苦着脸。

“话说…老师说过,你曾经是那个世界最大的对抗崩坏组织“天命”的人吧,怎么现在会和我在一起呢。”

“…………”

少女沉默了,良久,她摇了摇头。

“艾莉,我不愿意将我的过去告诉你,也请你不要提了,虽然我能理解你的好奇,但我会在合适的时候告诉你。”

她虽然个子很小,在语气中却显露出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艾莉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说话了。

少女抬起头,在雨水的冲刷下,她的斗篷下,露出一张和成熟稳重的语气完全不同的一张娃娃脸。

亚丽德拉·阿波卡利斯。

她曾经什么名字都没有,直到一场意外,让她拥有了自己的姓名和目的。

那场意外,发生在西伯利亚,那时还懵懵懂懂的她并没有参与其中,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那一切。在那件事中,有人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有人为了他人奉献许多,却也有人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信念,使命和意义。

亚丽德拉叹了口气,从里面挑出几块粉红色的结晶,还有用组成的支架,最后,她小心翼翼的拿出一根透明的小试管。

细看,试管外面还有一个支架,试管只是插在多功能支架上,试管里装着几乎只有十几毫升的无色透明液体。

亚丽德拉摇了摇头,又拿出一支同样规格的试管,这个没有溶液。

“艾莉,帮我扶一下。”

亚丽德拉将结晶并排,掏出一个烧瓶一样的装置安在支架上,支架下方的黑色小盒开始自动上升,将烧瓶包裹起来,只留下瓶口。

整个装置是由诸多支撑结构构成,它是折叠式的,收起来可以放在一个书包里,但是展开来的话却和亚丽德拉一样高,如此精巧的设计,可以看出是某人为了便携特意改装的。

精密的仪表和控制盘被亚丽德拉安装在小黑盒上,连接上所有线路。最后,她把粉红色的结晶放在瓶口,刚刚的空试管放在小盒下面的一个凹槽里。

一切准备就绪。

……………

随着装置摆好,粉红结晶逐渐的有了动静,它们慢慢的开始移动起来,原本光滑无瑕的表面上慢慢的出现了一道又一道裂纹。

而仿佛与之共鸣,这片废墟之中,竟也同样的升起了粉红色的崩坏能,不过这种波动中,却蕴含着一丝丝橙色的空间之力。

亚丽德拉默默看着那四颗宝贵的崩坏结晶,这些东西本来是用来强化武器的,是极其贵重的材料,也的确有人花高价收买。这四颗是亚丽德拉两周前从某个天命研究机构里“拿”来的,这些都得用在她的研究上。

实验平缓的进行着,实验者们所能做的,只有等待。

“咔嚓!”

一颗崩坏结晶突然炸裂开来。

亚丽德拉二话不说,猛地冲上去。

崩坏能的碎片四处散射,亚丽德拉奋不顾身的抓住装置,幸好装置没有倒掉,但是她却已经吓得心跳不止。

“老师!”

艾莉也被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

“呼……”亚丽德拉却没有理会她,紧紧盯着晶体管,只见一滴无色透明的液体缓缓的从黑盒脱落,滴入里,她的脸上露出了喜悦的表情。

“这就值得了。”

又等了差不多十几分钟,那剩余的三颗崩坏结晶并没有像第一颗那样炸开,而是逐渐失去了光泽,在它们都黯淡下来的时候,又是一滴无色透明滴入晶体管中。

“不愧是充盈结晶,里面蕴含的崩坏能果然够强,只需要一颗就能抵得上其他的三颗。”亚丽德拉面露悦色的把装置收进书包里,向艾莉招手。

“喂!艾莉,过来!”

艾莉这才突然明白过来,刚才自己因为看老师的实验看的太入迷了,没有意识到自己还在雨里淋着。

亚丽德拉拿出面包递给艾莉。

面包被雨水淋湿,但两人仍旧吃的津津有味:“你还真是,为什么要站在外面看我?在屋檐底下躲雨更好吧。”

“因为老师在这里嘛,我不想打扰老师的研究………这个研究很重要的吧,毕竟那个律者应该是最近才离开的,不然老师也不会这么急匆匆的就赶过来。”

“确实,你还真是…挺好的孩子……唉,如果你在和平的地方出生,人缘会挺好吧。”

艾莉顿时不服气了:“老师,我也有很多朋友的,比如亚斯里,波拉…大家都是一起上学的好朋友。”

她顿了一顿。

“而且她们都没事,我在避难所里见过她们的。”

亚丽德拉叹了口气,望向天空。

“这雨,什么时候才能停啊?”

“到了晚上就多半会停了。”

“呵呵,我不是这个意思。”亚丽德拉无奈的微笑着,想要伸出手去摸摸她的脑袋,但最终还是放下了。

“几个月前,我碰见你的时候,也是这样的雨,就和今天一样,那天我把你从路边捡走……对了,你的身体,现在还好吧?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

“我很好,老师……”艾莉低下了头。

“嗯…那时候我也冒了很大的风险,毕竟你是第一个受试的正常人。但奈何那个时候的你如果不尝试一下的话,再过一段时间就会变成死士了…唉,崩坏。”

“它给我们带来的灾难无与伦比,在许多年前的西伯利亚,我就曾经亲身经历过一次。那样的场景,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准确的来说是不敢忘记,每当我闭上眼,它就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亚丽德拉闭上双眼。

“直至今日,它仍然在威胁我们,仍然在荼毒生灵,无数的平民因崩坏而丧生,数不清的人为崩坏付出生命。”

“我知道,这就是我

《烈少,这个保镖有点飒》小说最新章节,凌立风烈邵炀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悠络阅读(6)

轻车熟路地踩着滑板在养老基地内撒欢,穿过一条两边都是梧桐树的石板路,绕过大片老人锻炼的基础设施,就能看到基地正面的广场了。早晨这段时间,广场上到处是三五成群的老头老太太,一部分在打太极,一部分跳广场舞

书评专区

烈少,这个保镖有点飒

烈少,这个保镖有点飒》第8章 T恤裤衩人字拖免费阅读

轻车熟路地踩着滑板在养老基地内撒欢,穿过一条两边都是梧桐树的石板路,绕过大片老人锻炼的基础设施,就能看到基地正面的广场了。

早晨这段时间,广场上到处是三五成群的老头老太太,一部分在打太极,一部分跳广场舞,有一部分站在旁边看热闹,还有一些坐在轮椅上,一脸羡慕。

看到飒飒脚下踩着一个滑板,酷炫地跳跃腾挪,上台阶和下台阶都轻松完成,一帮老头老太太都拍掌叫好。

“飒飒,你来帮忙吗?吃过早餐没有?”负责巡逻的中年男人穿着保安服,中气十足地打招呼。

“吃了吃了,李叔,今天需要我做什么?”飒飒将滑板停住,脚尖一勾,滑板就落在了手里。

“先别管那个,来来来,把这个吃了。”旁边站着一个慈祥的老奶奶,手上还拄着拐杖,先一步将飒飒一把拉过去,手疾眼快地往她嘴里塞了一个剥好的茶叶蛋。

散发着诱人香味的茶叶蛋入口,飒飒也不客气,三两口嚼吧嚼吧就给吃了,露出一脸阳光爽朗的笑容来。

“谢谢林奶奶,这茶叶蛋是您自己做的吧?真香真好吃!ლ(´ڡ`ლ)”

被她这么一夸,老奶奶也高兴,就将手中一个袋子塞进她手里,亲昵地说:“我做了一大锅,大家都有份,剩下这些就给你了,拿回去给你爷爷也尝尝。”

“好嘞!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林奶奶。”飒飒接过来,袋子里还有十几个仍冒着热气的茶叶蛋。

“瞧你这孩子,就是几个茶叶蛋,客气什么。”

这些怎么都够烈邵炀那大个子吃了……

飒飒忽然觉得不对劲,她这下意识就认为老头赶不走那家伙的反应,是怎么回事?

咋就这么别扭呢?连那家伙吃的都算进去了?

这时,那穿着保安服的中年男人靠过来,笑容满面地对飒飒说:“今天没什么事,负责人都往商业区跑了,慈善活动的会场倒是不用咱们操心。”

“跑商业区去做什么?”飒飒一愣,忽然想起了什么糟心事,漂亮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别样的光芒。

“昨天十字路口那边不是发生了连环车祸嘛,那片儿现在还封锁着呢。”

“封锁了?”飒飒微微蹙眉。

虽然那场车祸是有人蓄谋造成,但将现场封锁,究竟是为了找烈邵炀那家伙的下落,还是想要调查些什么?

发生这种事情,若是想要保护当事人,不是应该封锁消息,然后在暗中调查才对吗?这些人却堂而皇之地干这些,究竟是想干嘛?

见飒飒感兴趣,那李大叔又接着说:“可不是!听林老头说,来了好多辆警车不说,还来了十几个穿一身黑色西装带着大墨镜的高大男人。”

“对对对,今天他们还在小吃街那边挨个盘问呢,这不,负责人也被叫去了。”旁边一个大爷凑过来,兴致勃勃地插话。

“既然是发生了连环车祸,调监控弄清楚原委不就好了,需要封锁和盘问周围吗?”飒飒故意分析着说。

那老李也没有多想,把知道的说了:“听说那场车祸不简单,那帮黑衣人要找个什么人,现在还没找到,所以就封锁了盘问。”

飒飒点点头,没再多问,这种事若是不找到人,就肯定不会结束。

烈邵炀那家伙身份不简单,实锤了!

不行,还是要把人给赶走……

绝对不能让他留下来,要不然往后她和老头都没好日子过!

“李叔,既然暂时不用帮忙,我就先回去了。”飒飒重新将滑板放在地上。

“去吧去吧。”

脚下轻轻一划,飒飒踩着滑板,轻描淡写地就飞驰而去,带起一阵旋风,又帅又飒。

老人们都看惯了她来去都是一阵风,都笑眯了眼,赞道:“真是个有活力的乖崽子!”

回到小院前,正好看到老头走出屋子,手上还拎了个保温杯,头上带着他惯用的姥爷帽,俨然就是一副要出门溜达的模样。

“老头,你要出去?”飒飒还没来得及将滑板收起,抬头对上老头闪着诡异光芒的视线,顿时只觉得脊背发凉。

老头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不太高兴的样子,但很奇怪,飒飒觉得老头此刻的表情中,竟然有些隐隐的期待感。

老头又在搞什么幺蛾子呢?

没等飒飒追问,就见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弯腰从屋子里走出来,仿佛有看不见的聚光灯打在这个身影上,耀眼得让人睁不开眼。

(キ`゚Д゚´)!!这是烈邵炀?

不是走错片场的模特儿?

不是她看错了?

飒飒一次又一次地确认,在看清烈邵炀那张人神共愤的俊脸后,才确定自己没看错,眼前这人还真是烈邵炀那家伙。

不过,他是在闹哪样?他的装扮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劲?

那是……T恤裤衩人字拖?!

此时,烈邵炀身上穿着明显短了两个码的T恤裤衩人字拖,外面还披了件黑色汉服褂子,一看就是老头当年流浪的时候穿的。

偏偏就是这么一身不修边幅的装扮,却被他穿出了仿佛走红毯一般的姿态,每一步,他身上仿佛都有着与身俱来的吸引力,牢牢吸引住了飒飒的目光。

(╯‵R′)╯︵┻━┻

可索!为毛这男人穿着一身流浪装,都能这么妖孽?

这装扮还把他衬托得宽肩窄臀大长腿,别提多有FEEL了!

“啧啧,还不错。”老头捏着下巴看他,满意地点点头。

“老头,你这是闹哪样啊?”飒飒可算看出端倪来了,这肯定都是老头的“杰作”。

“咳,呃,那不是,这小子下棋赢了嘛,我就想着带他去跟那几个老不死的也下几盘,让他们帮我报仇!”老头不太甘心地说到,完全没有提及要将人赶出去的话。

这老头果然不靠谱!

“诶,不是,老头,你是不是忘了什么?”飒飒凑过去,在老头耳边说:“不说要把人赶出去吗?”

“哎呀,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老头避重就轻地说着,一把拽过乖乖站在一旁的烈邵炀,脚下生风地跑了。

飒飒都还没来得及跟烈邵炀说话,人就被拽走了,只留下他一个意味深长的邪肆笑容。

完了,看来这家伙是成功留下来了!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世界,您好!

admin阅读(20)

欢迎使用WordPress。这是您的第一篇文章。编辑或删除它,然后开始写作吧!